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陈小春演的电视剧,电视剧尖峰对决分集剧情介绍 黄志忠陈小春俞灏明主演

日期:2017-07-10 08:45
核心提示:以淞沪抗战前后为背景的年代戏《尖峰对决》汇聚了双料视帝黄志忠、香港演员陈小春等两岸三地实力演员的倾力加盟,下面一起随aboy

以淞沪抗战前后为背景的年代戏《尖峰对决》汇聚了双料视帝黄志忠、香港演员陈小春等两岸三地实力演员的倾力加盟,下面一起随aboy.cn小编来看看电视剧尖峰对决分集剧情介绍1-50全集大结局!

 

电视剧尖峰对决分集剧情介绍

电视剧尖峰对决剧情介绍

电视剧《尖峰对决》由齐星执导,黄志忠、陈小春、俞灏明、杨雪等主演。尖峰对决剧情讲述了探长田继叶与律师叶靖奇因为一桩离奇的杀人事件而认识,从而经历了误会、阴谋、仇恨,最终成为共产主义者的成长故事。

1930年黑势力横行的上海滩。风流警探田继叶无意中介入了一起妓女凶杀案,而犯罪嫌疑人竟是 他曾抛弃的初恋女友何如是。在调查过程中,田继业逐渐挖掘出了隐藏在案件背后庞大的政治阴谋和贪腐黑幕,他曾经的生死兄弟、如今的特务头子李炳君竟也牵涉其中,情感的漩涡和黑暗的道路让他身陷绝境。

在命悬一线的时刻,他受到了革命人士的支援,并决心找出罪恶的根源——一个藏有日军特务名单的鼻烟壶。告别何如是后,田继业准备以鲜血迎接暴雨,洗刷黎明前的黑暗。

电视剧尖峰对决分集剧情

尖峰对决第1集剧情介绍

一夜三起命案 多方势力上海博弈

1931年,复兴设下属特务机构力行社上海行动组组长李炳君奉命赶回上海,准备抓捕代号“雷公”的地下党联络员,同时他还要为自己做一件非常关键的事情——阻止有人告发他曾经的一段不太光彩的过去。

上海蓝香公寓。女校书阿玉和好姐妹何如是吵架之后出门找刘大少,离开前告诉何如是刘大少晚上要住在书寓。小翠花言语间挑拨何如是和阿玉的关系,但是何如是是真心为阿玉好,不准小翠花胡说,并说如果刘大少辜负了阿玉,她就会杀了刘大少。

西区警察局代理局长和李炳君先后接到滕先生下达的任务——抓捕代号“雷公”的反战联盟成员。而同时,共产党的地下党员,正在接触雷公。

沈氏实业的女公子沈曼到街头卖书的接头点,得到了“今夜有雨,雷公出走”的情报,然而就在此时警察局的人赶到,书摊老板的共产党身份暴露,而警察也怀疑起沈曼的身份,想要一同带走,此时田继业出现。田继业的叔叔田守诚是上海有名大法官,而身为探长的田继业,本人也是上海滩的狠角。田继业发话,让警察放过了沈曼。

警察押运书摊老板回警局途中,警车被李炳君带人劫走。力行社权力大,地位特殊,虽然功劳被抢,但警察局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李炳君虽然带回了书摊老板,但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于是李炳君直接杀了他。

警察局方面得到没有任何关于嫌疑人的直接资料,只知道和“雷公”接头的是一个日本人,汉语说的不流利。于是在街上拦截路人,测试汉语水平。同时,李炳君也带着力行社的人设下埋伏,准备抓捕“雷公”。

叶靖奇是上海律师协会注册律师,对自己被警察随意拦截的行为不满,抗议民国紧急治罪法,想要控告警察的这种行为,但是被深谙世故人情的田继业劝走,免除了面对麻烦。继续执行任务的田继业发现刘氏实业大少和二少的车相继经过,觉得其中有蹊跷。

沈曼让雷公去蓝香书寓后面和一个代号“雷公”的日本人接头,拿到日本反战联盟获取的重要的投日特务名单,并给了雷公一个新的身份。

雷公接头时被警察发现,田继业带着人追上了接头的两人,但是半路突然出现了日本人,杀死了其中一人。田继业猜测被杀的就是雷公。

此时,蓝香书寓的另一侧,一名力行社成员刚拿到了投靠日本人的名单向上级报告,就被杀了灭口。枪声吸引了田继业,他带着警察前往声音发出的地点。却发现在事发地点旁边的蓝香书寓十分安静,田继业感觉不合常理,便带人去书寓。刚到书寓门口就听见了书寓里传出的尖叫声,立刻带人冲了进去。小翠花趁乱从二楼逃走,办事的一个警察怜香惜玉并没有追回她。因为蓝香书寓在赵巡长的地盘,田继业并没有进入案发地点查看。赵巡长带人进入案发地点,发现阿玉和刘大少已死,而给二人送鸡汤的何如是晕倒在不远处。

田继业带人勘察力行社成员死亡现场,但尸体被李炳君以内部成员,涉及机密的理由强行带走。而田继业也不想插手蓝香书寓发生的命案。于是回家了。

田宅里。沈曼之父沈孚连和田守诚认为民国世道混乱,想让田继业和沈曼结婚之后出国生活。回到家的田继业听从叔父的话,陪沈曼聊天。

尖峰对决第2集剧情介绍

田继业认出何如是心事重 旧情不忘决定相帮

田继业到钢琴房和沈曼聊天,两人之间没有任何情意,“相亲”只是为了应付家长。聪明人说暗话。彼此心知肚明,却也互相试探。田继业知道沈曼的另一层身份,劝告她上海滩危险,好自为之。风格相似的两人暗自较劲也别有默契。

三起命案之一的蓝香书寓命案,赵巡长以妓女之间争风吃醋以致下毒报复的原因结案,将事情推到了何如是身上。但是案件另一疑点,就是报案人知道代理局长家里的电话,还指明让赵巡长破案的原因无从得知。

发生命案当晚从蓝香书寓跑出来的小翠花,到夜上海做了玻璃杯小姐,刚好看到到夜上海喝酒的田继业便接近勾搭。田继业是有名的花国公子,自然不会拒绝,这一幕却被许丽丽看到。百乐门金大班许丽丽是上海滩有名的花国总统,见识过各种男人,却钟情于田继业,所以看到别的女人靠近田继业自然吃醋。许丽丽身份比小翠花高,小翠花只得立刻离开田继业,找另一个男人搭讪。

不一会,小翠花被人欺负,许丽丽和田继业出手救了小翠花。小翠花犹豫再三之后告诉田继业,最近有人一直跟着她,但是在许丽丽的讽刺下,不敢再多说就离开了。许丽丽告诉田继业,如果他有一天喜欢了别的女人,自己会杀了他。

正聊天的田继业看到了叶靖奇,认出了叶靖奇就是那天要控告警察的律师,田继业不想和叶靖奇交谈,只告诉他自己不想理“缺心眼”。没能达成目的的叶靖奇,一直追着田继业,最后锲而不舍的追到了警察局,却被田继业锁到了屋子里。

之后田继业要离开警察局,却被代理局长拦住,代理局长想利用田大法官的人脉,让自己成为正式局长。因此,被拖住留在警察局的田继业,第一时间得知了叶靖奇的朋友因穿了叶靖奇衣服被人开车撞死一事。

田继业不认为叶靖奇这样普通的人物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叶靖奇就将自己因为代理了蓝香书寓案才惹祸上身的观点告诉了田继业。但是任凭叶靖奇如何分析案情的疑点,田继业都不为所动,还一一反驳。直到叶靖奇说出这个这个案子警察局和租界工部巡捕房都没有记录,田继业才感觉到事情不对。

想继续了解事情得田继业和叶靖奇一起离开警察局,刚出警察局,就又有人当街开枪要杀了叶靖奇。田继业更加怀疑这个案子有其他内幕,但叶靖奇除了推断,并没有实际的证据。而叶靖奇找田继业,就是因为相信田继业可以帮自己找到证据。田继业决定第二天开庭的时候听检方的说辞,再确定叶靖奇所说事情的真假。

第二天开庭,何如是面对法庭,并没有叶靖奇那么紧张。但是在法庭上轻佻的语言和动作还是引起了法官的不满,叶靖奇只能再次向何如是强调注意事项。田继业对这个与众不同的风尘女子有了注意,于是绕到另一个门看何如是正脸,却发现是自己曾经认识的人——何静雯,不敢相信的怔在了原地。

法庭上,本来轻松自如的何如是,听到了原告对她杀人的指控,和应判处死刑或无期徒刑的控诉之后,情绪失控,批判法律的不公。法官只得休庭。

认出了何如是的田继业不断的想起曾经的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事情,于是决定接下案子。田继业知道何如是的原名,却故意让叶靖奇去查找,然而叶靖奇并没有找到何如是以前的资料,只找到了何如是开始做皮肉生意之后坐牢等坎坷的经历。

尖峰对决第3集剧情介绍

田继业忆相识曾经 心情沉重不敢面对何如是

叶靖奇之接到何如是的案子,是因为他是上海基督教青年会专为没钱伸冤的劳苦大众做辩护的律师的一员。

田继业让叶靖奇回忆之前和何如是见面的情况。叶靖奇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何如是让自己帮她带化妆品,第二次去的时候何如是病了没能见到,而那之后再没有见过,直到开庭当天才再次见到了何如是。叶靖奇还提到了和何如是一起的小翠花。田继业想起在夜上海见到小翠花时,小翠花说有人跟踪自己一事,便问叶靖奇是否在跟踪小翠花,叶靖奇说不是。两人决定去蓝香书寓勘察现场。

叶靖奇洗澡的时候,田继业找到曾经画的何如是的画像,陷入了回忆之中。

何如是原名何静雯。田继业和何如是第一次相见是在法庭上。当时何如是的好友阿彩控告一个人是连环刺杀案的凶手,何如是为阿彩作证,田继业为被告辩护。在田继业的诡辩之下,阿彩败诉,被判刑入狱。何如是因此也讨厌田继业,却没想到两人在田家见面了。何如是是田家佣人的女儿,田继业是少爷。两人之间暗生情愫。而何如是对田继业的不满,也因为田继业抓住了真正的连环刺客,将阿彩保释出狱而消失。

而田继业在书寓发生命案当晚遇到的鬼影,在刚认识何如是时就出现过。半夜何妈在田宅看到了鬼影,田守诚因为这件事情而惊慌,田继业觉得叔叔有很深的秘密。

叶靖奇收拾好了,田继业终止了回忆,和叶靖奇一起到蓝香书寓勘察现场。田继业发现了老鸨的不对,威胁老鸨讲出实话。老鸨只好坦言自己被刘家人威胁,并复试事发时的场景。这时田继业发现有人在监视他和叶靖奇,追出去没能抓住,但看监视的人蒙着面,猜测是认识之人。

没得到有用线索的两人,去见何如是。田继业借着叔叔的名声,没有被拦截在外。而在接待室等待何如是的田继业,在看到何如是身影出现在门外的刹那,躲了出去,在门外小窗上偷看室内。

何如是面对着叶靖奇,十分消极,嘲笑法律的不公平,但在叶靖奇的激将法下暴露了内心被冤枉杀人的害怕。两天没合眼的何如是要了酒喝之后,开始回忆发生命案当晚,自己看到的一切。

尖峰对决第4集剧情介绍

何如是田继业尴尬相见 无头女尸疑似小翠花

何如是回忆当时自己进入房间的时候窗户开着,阿玉和刘大少倒在地上,小翠花撞到了她,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也并不不记得自己为什么晕倒。

在门外听的田继业认为小翠花在阿玉房间里面不正常,于是开口询问何如是,何如是表面虽然小翠花在阿玉房间里面不正常,但她相信阿玉和小翠花不会杀人。而田继业的声音,让何如是感觉耳熟。田继业不想让何如是知道自己的名字,但何如是已经通过声音认出了田继业,田继业只好进入室内。面对着田继业,一直否认自己杀人的何如是,情绪又一次失控,抓着田继业说自己就是会杀人。询问不得不终止,又没得到线索的两人,决定去夜上海找小翠花,相信小翠花会是一个突破口。

到了夜上海,得知小翠花已经来开夜上海。田继业只得陪许丽丽聊天套问小翠花去处。一直给田继业捣乱的叶靖奇被田继业撵走。坐黄包车离开的叶靖奇,半路被人持枪拦截,逼问他小翠花下落,叶靖奇极力证明自己没得到消息,展示无辜,让威胁之人人放心离开了。

而在夜上海的田继业发现刘二少丝毫不为哥哥刘大少的死伤心,仍旧花天酒地,田继业心中起疑。田继业从许丽丽处得知了小翠花的住处,这时叶靖奇赶回夜上海,告诉田继业自己被人拿枪威胁。田继业愈发感到事情不简单。

田继业和叶靖奇找到了小翠花,小翠花说认识何如是的时候,何如是就已经用这个名字了。何如是曾经堕胎,为了挣钱给母亲治病,被迫做了暗娼。在小翠花的印象里,何如是被欺负却也从来没有哭过。小翠花说何如是即使读了书,却还是信命。

田继业认为小翠花隐瞒了一些事情,于是和叶靖奇去警察局看办案记录,想看看从中是否可以得到帮助。路上田继业怀疑叶靖奇的身份,问叶靖奇到底是谁让他来找自己的,叶靖奇却说时候未到,不能说。而到警察局之后,果然没有卷宗果然没有了。

田继业和叶靖奇只好返回家中,发现有人曾偷偷潜入自己的屋子,而小翠花也偷了自己的东西跑了。田继业和叶靖奇到典当铺找人,当铺老板说已经向赵巡长报案,田继业找到赵巡长,赵巡长却说自己一直没有离开警察局。意识到不妙的田继业再次回到典当行,发现老板已经被杀。

叶靖奇担心小翠花也被害,果然在路上看见了无头女尸,看衣服认出了死者是小翠花。但是因为政治和文化的原因,即使出现了命案,警察局也没有进行尸检。

监狱里面,何如是受到人关照,被换到了大监。

尖峰对决第5集剧情介绍

故去多年好友再度出现 无头女尸案仍无进展

叶靖奇和田继业在饭馆讨论案情,发现目前的线索全部断了,还有一帮人暗算着自己。两人怀疑刘二公子和命案有关,但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只能顺着小翠花这条线索走,找到无头女尸的头。叶靖奇本想让有心事的田继业喝酒,最吧自己灌醉了。田继业带着叶靖奇回到住处,刚好田守诚来找田继业,告诉田继业沈曼的生日会特别邀请了田继业,田守诚极力撮合田继业和沈曼,还让田继业照顾好喝醉的朋友(叶靖奇)。田继业面对这田守诚,心存敬爱,却也仍旧颤栗。这是因为一段往事。

1925年的时候,上海工人大罢工。社会一片混乱。

当时的田继业和李炳君还是社会阅历浅的年轻人。李炳君想要借用田继业叔叔是大法官的背景,借车往租界里面运弹药。田继业保证帮李炳君的忙,就将事情全盘告诉了自己最信任的叔叔田守诚,拜托叔叔帮忙。不想田守诚将田继业灌醉,并将他锁在了房间里。虽然田继业在当时还是家中佣人的何如是的帮助下,从窗口搭的梯子跑了出去,但赶到约定地点的田继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好友因为自己的原因死在自己面前。田继业心中的大厦轰然倒塌,心中最信任的人出卖了自己,而自己出卖了好朋友。

作为大法官的田守诚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他认为法律是天,没什么可以大过天,他要让田继业做一个冷静的旁观者。田继业正是冲动热血的年纪,不能理解田守诚的做法。田继业因为李炳君之死,感到绝望,何如是为了安慰田继业,面对田继业想要两人一起抚育新生命的表白,将自己交给了田继业。

之后田继业因参加非法激进的恐怖活动,被抓进了监狱,田守诚为了让田继业躲避风头,将田继业保释出狱之后送出国外深造,并答应自己会照顾好何如是的。田继业走之前告诉何如是在自己房间的桌子上留了一幅画,让何如是一定要等自己回来。

然而等田继业回到上海,何如是却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是以田继业对何如是敬爱却又害怕。

叶靖奇清醒之后,忘了自己醉的时候做了什么。田继业趁机诈叶靖奇,套出了让叶靖奇来找自己的人是沈曼。

田继业参加沈曼的生日会,两人逢场作戏。沈曼让田继业将自己带离家里,到了自己和同志接头的地点,让田继业离开不用接自己。

田继业到警察局打听无头女尸案的进展,得知还没有找到尸体的头,没能得到有用的线索。却在离开时,看到了自己记忆里已经死去多年的故友李炳君,多年没见的两人见面分外激动,约好晚上见面。

田继业离开警察局,发现局长亲自带人设路卡抓人,意识到不妙的田继业立刻开车回到和沈曼分开的地方,提醒沈曼情况危急,开车将沈曼安全送回家。并劝告沈曼不要过多参与这个混乱的社会。

田继业从局长处得知第三次围剿开始,要抓捕中央军。


尖峰对决第6集剧情介绍

赵巡长找到女尸头部却被杀 案件线索再次中断

田继业要单独见何如是,然而无论狱警怎么给何如是做工作,怎么讲明有田继业这一靠山的好处,何如是都不愿意见田继业。虽然何如是不愿意理会田继业,但田继业仍旧动用关系,给何如是换了一个条件更好的监狱。

田继业没能见到何如是, 被叶靖奇调侃,田继业扔下叶靖奇,自己开车离开了监狱,叶靖奇只得走回去。

叶靖奇走累了到饭馆吃饭,却被人强行带到了刘二公子父亲刘鼎泰的住处。刘鼎泰的律师是非常有名的律师柳宾。柳宾知道叶靖奇在为何如是做无罪辩护,表态要让案子得到正义的裁决。实际却是在威胁叶靖奇,让叶靖奇识时务一些。

然而柳宾的威胁,却让叶靖奇推出刘二公子和蓝香书寓的命案一定有隐秘的联系。

赵巡长到夜上海找田继业,没找到田继业,就和许丽丽聊天。赵巡长将田继业为了曾经的相好一直追查无头女尸的案子告诉了许丽丽,并让许丽丽转告田继业那个女尸的头找到了。田继业刚到夜上海,就看见赵巡长追着打他的人跑了出去,田继业随后也追了出去。赵巡长被捅了一刀,晕过去前说了“奇乐”二字。田继业从赵巡长手上发现了一个玉扳指。

而那一刀刚好割破赵巡长心脏动脉,回天乏术。

田继业觉得赵巡长知道自己和何如是的关系,一定是有人告知的,却想不出是谁告诉的赵巡长。田继业和叶靖奇也认为赵巡长的死十分巧合,刚找到的一点线索又断了。

叶靖奇为了找到线索,再次单独见何如是,何如是提出不要再见田继业的条件。叶靖奇说田继业一直真心的在帮何如是,何如是却仍旧不理会。叶靖奇将无头女尸案告诉何如是,并说猜测遇害的就是小翠花。何如是说是这个万恶的黑白颠倒的世界害死了小翠花,认为小翠花这样也是一种解脱。

得知赵巡长之前找到了女尸头部的田继业,到停尸房查看,然而停尸房值班的老刘却说没有头运来。

没有了线索,田继业决定自己出钱把尸体运到同济大学医学院进行尸检,找局长签字。并从局长处得知了命案当晚刘二少的不在场证据——事发当晚局长和刘二少一起去了夜上海,许丽丽也可以作证。

田继业回到警察局,得知无头女尸被中山大学第一医院拉走了。田继业追上了医院的车,发现司机是自己认识的人,但是任职在第四中山大学医学院。田继业之前曾经告诉过老刘,不能让尸体被任何人带走,如今却被冒充的第四中山大学医学院的人带走,十分气恼。老刘说自己虽然收了顶替赵巡长职位的许胖子的好处,但是将尸体给掉包了。

尖峰对决第7集剧情介绍

小翠花案再开查 田继业积极保释何如是

原来老刘趁着许胖子和领尸人说话,将尸体掉包了。田继业将尸体交给周教授解剖。田继业告诉谷局长,许胖子可能和赵巡长之死有关系,同时自己相信小翠花没有死。田继业将案情不正常之处分析给谷局长,谷局长却不想田继业在自己的管区内搞出大案子。田继业送了一碗浆糊给谷局长,骂他一脑子浆糊。

因为警察局出了结案文书,法院认为已经结案,于是驳回了叶靖奇提出的案件证据再调查申请。田继业知道只有让警察局提供新的证据和补充调查的公文,法院才能允许继续调查了。叶靖奇告诉田继业何如是拒绝见到田继业,如果再见到田继业就会拒绝配合案子也不会再见叶靖奇。

有报社报道赵巡长的死和黑帮分子抢地盘有关系,谷局长决定晚上大行动,让社会看到警察局扫黑除恶的决心和力度。

田继业回到家,告诉叶靖奇当晚刘二公子在蓝香书寓只是为了看刘大少是不是在勾搭女校生,谷局长也能证明案发时刘二公子不在现场。然后田继业将叶靖奇锁在家里面,告诉他晚上警局有大行动不要出门。离开时,田继业特意将门锁正面朝外。

晚上清剿帮派行动之时,田继业用当时从赵巡长手上发现的扳指,进了一家赌场。田继业在赌场里抓到了当时杀了赵巡长的人。田继业将人带回警局审讯。李炳君带力行社众人进入警察局,告诉田继业“杀人犯”是自己人。李炳君说当时杀了赵巡长只因误把赵巡长当成了日本特务机关田机关的特务。田继业去的那个赌场就是日本特务机关的联络点,而赵巡长曾出现在那里,还和两个疑似田机关骨干的人十分熟悉。那天在夜上海,“杀人犯”告诉赵巡长有日本人要动他,赵巡长不信,只好打了赵巡长使他出门,不想赵巡长却在路上被人杀了,而自己是奉命前去调查引日本人上钩,而田继业这一闹,使计划出现问题。

谷局长告诉田继业赵巡长是赌徒,所以和日本人有接触也不奇怪。田继业再次提出小翠花一案,田继业不想让谷局长结案,最后用交易使谷局长同意案件再调查。

田继业告诉叶靖奇拿到了重启案件侦查的文书和没有找到杀赵巡长的人。想起回来时变成反面在上的门锁,田继业怀疑一是叶靖奇出去过,二是有人曾经来过家里。于是试探叶靖奇,告诉他自己今天就回叔叔家住了,叶靖奇在这里住的话,把门上坏了的锁换一下。叶靖奇告诉田继业他走之后有人来过,自己趴窗户上却没有看到人出现。田继业的第六感认为叶靖奇没有对自己说实话。

叶靖奇告诉何如是自己申请了保释,何如是不想要保释,只想快点判决。两人关于对社会“抗争”激烈争论。何如是已经对这个世界绝望,而叶靖奇却仍旧心存希望。叶靖奇认为何如是目前的态度和田继业有关,而何如是因为叶靖奇提到了田继业而拒绝再交谈。

叶靖奇告诉田继业,何如是对他有很大看法。田继业也很无奈,只得告诉叶靖奇,如果法院允许退回普通调查,就先将何如是保释出去,保金由自己出 。

然而办事的人告诉叶靖奇保金估计要二十万,田继业知道这明显的就是不想让他们保释何如是。但是好在田继业知道在上海滩有赃钱的人不少,准备杀富济贫。田继业列了一个名单,按照名单上的人挨个“拜访”。虽然“宰”了很多人,但是还差很多钱,于是田继业决定“举贤不避亲”,找到许丽丽帮忙。

田继业给何如是送了很多东西,和何如是同监狱的人呢很羡何如是,何如是却说送东西的人是个混蛋。

尖峰对决第8集剧情介绍

保释金终凑齐 力行社插手停止再查

田继业找许丽丽,许丽丽明知田继业是有事让自己帮忙,却还是忍不住挽留。许丽丽回想起两人初识到现在的点滴。

曾经的许丽丽还没有现在有地位,出身风尘,被人嘲讽威胁,性命堪忧时,因对方来头很大,警察都不敢出手帮助。这个时候田继业出现了,田继业“发疯”起来,上海滩没什么人敢比。田继业经过并顺手救下许丽丽就离开了,但是从此田继业就住进了许丽丽心里面。

之后两人见面时,总有暧昧在浮动。许丽丽知道自己爱上了田继业,在田继业不出现之后,跑到警察局堵田继业,然而田继业还是不现身。

思念田继业的许丽丽在夜上海唱歌也不再唱欢快的,从而被客人找茬之时,田继业再次出现并救了许丽丽。田继业告诉许丽丽,两人可以做朋友或兄妹,但许丽丽并没有就此死心。

虽然无法得到田继业的心,但是许丽丽还是帮田继业。许丽丽告诉了田继业稽查私盐的稽查所所长这条线。

刚好许胖子将人介绍给谷局长,让谷局长包庇贩卖私盐,谷局长看在大量钱财的好处份上答应了。

晚上,田继业偷偷溜进谷局长的办公室,在“天下为公”的匾额后拿走了谷局长收的好处钱。

第二天发现钱不见的谷局长,将除了许胖子外的警察都找借口赶离了各自办公室,然后让许胖子搜查,看谁拿了钱,却没有找到。

田继业和叶靖奇到法院附近了解情况。田继业和田守诚有约定,除非出庭作证,否则不进任何法院。叶靖奇自己去保释处看情况。

在店里等候的田继业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看着欲言又止的早上就喝酒买醉的人,田继业觉得这个人知道一些自己和田守诚的事情,能帮助自己了解身世之谜,决定改天登门拜访。

叶靖奇告诉田继业,确定补充审查的申请又被警察局撤回,因此就不能假释了,而开庭时间不变。得知这一消息后,田继业到警察局找谷局长。

谷局长承认是自己撤回的申请,因为这是李炳君要求撤回的,惹不起就只能照办,具体原因谷局长让田继业去问李炳君。

谷局长因为丢钱一事,怀疑警察局有内鬼,田继业装傻,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叶靖奇将自己租的房子退了,准备长期住到田继业家里。

尖峰对决第9集剧情介绍

背后黑手草菅人命 证据有力却再次休庭

田继业最后同意了,让叶靖奇住到了自己家里。

田继业找到李炳君,询问插手小翠花一案原因。田继业认为有人不想让案子拖下去,一定有阴谋。李炳君回以职责所在,身不由己,不肯多说。之后,李炳君将两人上学时的照片拿出来,希望自己和田继业可以找回读书时的感觉,一起为国家做事。

田继业想明白了,是有着不同的人盼着何如是背黑锅,让何如是为集团利益去死。虽然真正应该死的是那些草菅人命的人,田继业却不知道案件背后到底是些什么人。田继业已经对能改变社会黑暗的现实不报希望,但叶靖奇仍旧对拯救社会心存希望,心怀大义。田继业听叶靖奇说话的口吻像共产党。

田继业认为小翠花没有死,是被人藏起来控制了。为了引出背后的人,田继业想到了找报馆。先是在报纸上刊登小翠花惨遭分尸,留下珍贵遗物的消息。将遗物描写的贵重又神秘。消息引起注意时,再次刊登警察局否认遗物存在,田继业强制扣押采访记者的消息。用探长进报馆,软硬兼施,试图封口的标题将事情推向高潮。

庭审如期进行,检诉方提出何如是将氰化钾投入汤中杀人的控告,并有证人证明何如是曾买过氰化钾。但是所谓的证人在叶靖奇的专业有条理的追问下,由确定何如是买过氰化钾到慌乱改口说并没有看清麦的仁的长相。

检诉方追问何如是是否私下说过想杀了刘大少,何如是想起来这是自己曾和小翠花说过的话。

老鸨出庭作证,证明第一个发现病离开现场的是小翠花,当时何如是晕倒在了房间门口,汤洒在了地上并没有让人喝到。检诉官歧视何如是和老鸨,因她们出身风尘而否定证词可信度。

这时田继业出庭作证,出示了警察局绘制的现场图和推断,并说氰化钾溶于水失去毒性的特性,因此即使何如是将氰化钾下到汤里面,也并不能出现命案。检诉方的说法被推翻。法官宣判再次暂时休庭。

何如是被带离时,不眠队社会失去希望,叶靖奇激励何如是不要放弃,抗争一定会赢的。然而律师界第一人说叶靖奇的行为是在爬一堵倒塌的墙,給叶靖奇下了最后通牒。

曾经“害死”李炳君的田守诚,如今和李炳君做到了一起,田守诚告诉了李炳君休庭了的结果,感叹叶靖奇的专业能力之强。

尖峰对决第10集剧情介绍

小翠花再次出现 田继业被扣枪停职

帮田继业刊登消息的谢得水被人威胁,不得不写信让田继业速到报馆。但谢得水故意在信的抬头写“田探长”,反常之处让看到信的田继业心里起疑。赶到报馆之后,发现有问题的田继业先发制人,震慑住了准备动手的众人。就在田继业准备审讯之时,谷局长十分巧合的带警察到报社,以“收到举报有不法交易”的名义带走了行凶之人,田继业没能问知是何人让谷局长这样做的。

女尸的尸检报告已出,周友道在给田继业送尸检报告的路上被人抢走了包,并被人打中头部,幸好田继业及时赶到,将周友道送到了医院。田继业怀疑警局里有别人的内线。而叶靖奇也发现医院外有人在监视。田继业将枪交给叶靖奇,让叶靖奇守着病房。

田继业用医生办公室的电话打电话求助,然而谷局长面对田继业的请求支支吾吾,田继业立刻又给田守诚打电话。就在监视的人增多形势一触即发之时,田守诚赶到,监视之人立刻撤退。田守诚让后到医院的谷局长保护好周友道。

田守诚告诉田继业,刚刚在医院的一群人是力行社的,力行社想做出成绩,可能在这件事情上有误会,自己会去找力行社的领导了解详情。离开前,田守诚预祝叶靖奇在界内有更好的表现。叶靖奇听到田守诚的鼓励十分激动,但是田继业却因为“更”字,得知了田守诚该是对叶靖奇在法庭上的表现一清二楚,这说明田守诚对蓝香书寓的案子也十分上心。

周友道还在药物作用下处在昏迷之中,田继业和叶靖奇在医院保护周友道。假扮的护士和医生被田继业和叶靖奇识破,但是一人逃脱,一人服毒自尽,田继业只得到了“护士”带着的枪。

田继业决定将周友道转院,田守诚帮忙联系了租界的医院,到时候巡捕房也会保护周友道。田继业问起书寓的案子,田守诚却说不知道被告是谁。以田继业对田守诚的了解,一旦田守诚对一件事情上心,就一定会了解清楚,并且田守诚是知道何如是就是何静雯的,这时却说不知道被告是谁,一定有问题。但何如是已经因为曾经的事情,成为叔侄两人心中的一个疤。

田继业怀疑力行社,找到李炳君。李炳君认出田继业拿到的手枪,是只有日本人在用的,并奉劝田继业不要掺手这件事。田继业明白李炳君等于告诉了自己,蓝香书寓的案子已经被卷入一个大的阴谋中。

小翠花偷偷跑到阿玉的房间,被发现之后匆忙离开时,从叶靖奇身边经过。叶靖奇心中疑惑,就追着小翠花到了一座修道院。叶靖奇折回家拿着小翠花的画像,通过修女嬷嬷找到了小翠花。小翠花装作不认识叶靖奇,但是叶靖奇告诉小翠花,如果她不出面不帮助何如是,何如是很可能被冤杀。

警察局里,谷局长告诉田继业他已经被投诉,已经下了停职处分,田继业需要把枪上交。


尖峰对决第11集剧情介绍

田继业又去找了许丽丽,许丽丽再次深情的抱住了他,并回想起当年田继业不畏强权从黑帮手里救下自己的场景,从那时起田继业就成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后续的相处更让许丽丽无可抑止的爱上了田继业,每次她遇到麻烦田继业都会出手相助。

面对许丽丽热烈的爱,田继业一直不敢接受,他一直把许丽丽当亲人看待,因为他心里始终有一个人,许丽丽不强求他,只求在他心里能有一点小小的位置。

田继业从许丽丽那里又打听到稽核分所的所长很有钱,立即驱车前往,许丽丽问他是不是要钱是为了那个女人,田继业没有正面回答。

找到了那个稽核所的所长发现他等的人竟然是古局长与许胖子,田继业只能暂时躲了起来,古局长看到许丽丽在那里,就没有在那里谈,担心许丽丽坏他的事。

稽核所所长找古局长捞人出来,看到他送的那么多钱的份上,见钱眼开的古局长立即爽快的答应了。

许胖子是中间人,古局长分了一部分给他堵他的嘴。这些,田继业其实都看在眼里,古局长离开后田继业悄悄进了古局长的办公室,偷走了他贪污的那笔钱。

第二天古局长发现钱丢了,就借故把其它人都支开了,只留下了许胖子挨个屋的搜,因为他这笔钱其它人都不知道,他也不敢声张。

田继业跟叶靖奇一起到法院想见田守诚,却因为有活动被拒绝进入,得知叔叔一直让田继业避嫌,叶靖奇认为田守诚真的像传说中的公正。

田继业在茶馆里被一喝酒的老汉一眼认出了他,他不仅认识田继业,还认识田守诚与他父亲,这让田继业知道这个老头的故事不少,但听叶靖奇说法院再次驳回了补充证据的申请,田继业不得不先离开。

尖峰对决第12集剧情介绍

田继业还是去找了李炳君询问他为何要插手这个案件,李炳君承认这件案子他希望尽快审结,具体原因他无可奉告也是奉命行事,现在的确是不同的人因为不同的原因希望何如是来背这个黑锅,希望她被冤死,这让田继业非常愤怒也非常不解。

叶靖奇对未来建立没有压迫人人平等的社会很憧憬,对这个案子的用心往大了说也是在拯救整个民族,这让田继业觉得他有些像共党的人。

这个案件现在只有何如是自己能救自己,田继业也一直认为小翠花没有失踪,而是被人藏起来控制了。为了找到小翠花,田继业到了报馆找老谢刊登了一则启示,谎称小翠花被分尸后留下神秘遗物。

谷局很不解为什么田继业还要揪着一妓女的死不放,田继业有自己的招数对付谷局长,然后他又到了报馆让老谢刊登警局又否认遗物的存在,但似有难言之隐,这时开庭通知到了,何如是仍不同意见田继业,叶靖奇去请求蓝香书寓的老鸨出庭作证。

法庭上叶靖奇与检诉官进行了激烈的争辩,法官也一直倾向于检诉官,还请出了所谓的证人证明何如是到店里买山奈钾,在阿玉的茶杯里发现的残留物,叶靖奇严厉的告诉证人做伪证的后果,那个证人才说自己记不清了。

叶靖奇又请来了老鸨做证,老鸨称阿玉与何如是姐妹关系很好,不可能杀她,那有毒的汤也不是何如是煲的,而且第一个发现案发现场的是小翠花,当时何如是晕倒在地,汤也撒了一地,检诉官直接污辱何如是与老鸨是不知廉耻的人,不具可信度,叶靖奇又将检诉官的谬论做了严厉的回击。

田继业也出庭作证出示警方对现场的勘查证据,而且利用科学知识轻易的推翻了检诉方的何如是事先在汤里下毒的推断,检诉方无计可施建议休庭,叶靖奇尽管反对但法官再次偏袒了检诉官。

田继业知道他们那些人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提醒了老鸨以后一定要小心点,老豹称自己除了警察不敢惹,什么人都不怕。

尖峰对决第13集剧情介绍

报馆的老谢正跟一女孩浓情密意时冲进来一群人对着他就打,追问他关于报纸上刊登的小翠花的遗物之事,老谢说那是假的,田探长交待的,他们就逼老谢写信骗来了田继业。

田继业赶来时,敏感的听到里面有人抄家伙的动静,拿枪进去轻易的把他们摆平了,正追问他们的来由时,谷局长突然带警察来把那群人给带走了。

帮田继业做无头女尸尸检的周博士路上包突然被人抢了,周博士追他时又被人打伤,田继业将他送到医院后由于脑出血非常危险,立即进行了抢救,田继业猜测周博士被抢的包里一定是尸检报告。

医院出现了不少形迹可疑的人,田继业把枪给了叶靖奇交待他靠近周博士的人立即开枪,自己则分别给警察局与田守城打了电话,也假装身上有枪跟力行社的人顶了一阵,那些人看到田守城来了立即撤退了。

谷局长随后带人来了,田守城交待他务必要保证好周博士的安全,谷局长连连答应并立即派人严密保护,田守城临走时称赞叶靖奇是个好律师,田继业知道田守城已经对这个案子开始关注了,但关于这个案子的被告是谁田守城假装不知,田继业知道以田守城做事谨慎的态度,不可能不知道被告就是当年的何静文,而何静文是他们叔侄间的一道伤痕。

晚上,医院的护士及守卫一个个的被秘密撂倒,有人化妆成医生与护士试图谋害周博士,田继业与叶靖奇事先有做安排,结果一女的跑了,一男的服毒自尽了。

田继业再次找了李炳君,李炳君承认了之前在医院跟他对峙的是他的人,但后来发现情报有误后就撤退了,并告诫田继业不要再参与这个案子,很危险,这等于告诉了田继业这件案子已经牵扯到一个巨大的阴谋当中,这也是为什么会因为这个案子发生这么多事。

小翠花突然在蓝香书寓出现,但被人发现后迅速逃跑,路上被叶靖奇无意中看到,并在一家教堂里找到了她,他再次恳求小翠花能帮帮她的姐妹何如是,小翠花却装作不认识叶靖奇。

尖峰对决第14集剧情介绍

小翠花不肯承认身份也不认识叶靖奇,叶靖奇气愤的说了她见死不救,被教堂叫来了巡捕房的人带走了。

田继业凭借自己的关系轻易的把叶靖奇给捞了出来,他亲眼见到了小翠花也更证实了田继业的猜测,并且他注意到已经有一些人在盯着他们。

小翠花刚被找到,力行社的人就带走了叶靖奇并抢走了小翠花,田继业因为跟同事打架被谷局长没收了枪,他就以百姓的身份到警察局报案拦下了力行社的车。

力行社的人气势嚣张,双方僵持在了那里,田继业知道这是力行社的人在拖延时间,一旦李炳君的人赶来他们就得逞了,这时,老谢带记者来了,在记者的一通围攻下,力行社的人不得不在记者的眼前被警察带走了。

力行社的李炳君立即带人围住了警察局,谷局长早就想好了台阶依然镇静自若,在让人拖延了些时间后谷局长不得不出面将李炳君给请了进去,李炳君威胁他赶紧交出小翠花,此时的田继业告诉小翠花除了他们还有其它人在找她并尽量说服她能说出真相,见小翠花依然犹豫不决,田继业谎称要交给力行社的人,小翠花才赶紧说自己是被人威胁了才不敢说出实情,也同意了告诉田继业当时发生的实情。

当晚刘大少不肯娶阿玉二人争吵了起来,刘大少在窗户外好像看到了什么很害怕,突然有黑衣人从窗外跳了进来杀了阿玉与刘大少,何如是进来后黑衣人突然从窗外逃走了。

那具无头女尸是小翠花贿赂了赵巡长帮她制造了假象,以避免那些人的追踪,小翠花还拿了黑衣人从窗户跳下来时掉下来的一个鼻烟壶。与此同时李炳君带人到处找却还没找到小翠花,谷局长也装傻充愣,但立即就有人汇报给了李炳君这里有停尸房,立即带人闯了进来要带走小翠花。

尖峰对决第15集剧情介绍

田继业帮沈曼营救朋友

沈曼突然到警局找田继业,沈曼的出现让警局那帮人对田继业的艳福羡慕不已。沈曼是有求于田继业的。她称自己有一个从北平来的姓崔的朋友,因为惹上了帮派,所以刚过来住进酒店就被人监视,一直离开不了。田继业明白沈曼在从事什么事业,也猜的到她这个所谓的朋友有可能是干什么的。但他什么也没问,只是让沈曼把车停在酒店楼下,二十分钟后开走。其他交给他来办。

田继业进到酒店后住进308房间,一进到房间田继业就给酒店服务生打电话让他送餐。田继业将送餐到房间的服务生绑起来,换上他的衣服,伪装成服务生的样子,迷惑了监视沈曼朋友崔先生的那些人。然后顺利进入崔先生的房间,让他一切按自己计划行事。

此时李炳君来到酒店。原来监视崔先生的人是力行社的。李炳君从下属描述的送餐服务生的送餐经过后,发现了异常。他赶紧往酒店楼下看,结果看到沈曼站在楼下的汽车旁,表情得意地看了李炳君一眼后,上车离开。李炳君又到崔先生房间查看,结果看到绑在窗户上的布绳,他断定崔先生此时一定在沈曼车里,他下令赶紧追上去。

李炳君带人离开后,伪造逃跑假象的田继业带着崔先生不慌不忙地离开酒店。而李炳君带人追上沈曼的车后发现并没有崔先生,李炳君才知道中计。他大怒,吩咐秘书去调查沈孚连和沈曼的资料。秘书却为难地告诉他出事了,沈阳已经被日本人占领。李炳君愣住了。

因为日军占领沈阳,上海掀起抗日热潮,街上到处都在抵制日货。谷局长接到上司命令,全面维持秩序,保护好日本侨民和商人,防止一些热血人士做出一些过激行为。就在谷局长把这些告诉田继业时,田继业看到一帮市民正在围殴一个日本人。田继业救出日本人,他非常感激地告诉田继业,他是日本右翼记者前川次郎,他要把中国人真实的抗日情绪发表在日本的报纸上,不让日本民众被好战分子粉饰太平的做法蒙蔽。

田继业回到家里时看到许丽丽正与沈曼相谈甚欢。许丽丽在热情的言语中有意无意地宣示她对田继业的主权。沈曼冰雪聪明完全知道许丽丽的意思。田继业回来后沈曼向他表示感谢后就离开了。这天是许丽丽的生日,田继业答应陪她吃饭到夜上海听她唱歌。

在夜上海田继业意外地看到李炳君,也吃惊地看到前川次郎。前川次郎告诉田继业,自己有一个朋友手里有日军残害中国民众的照片,他要拿到后发表到报纸上去。他还说自己的这一做法肯定会遭到好战分子的打压,自己随时可能有危险。田继业对他的正义和无畏的行为表示了赞赏。

田继业刚起身离开,前川次郎的朋友就将资料交给他。早就关注前川次郎的李炳君一个暗示,他手下的特务们便一拥而上抓捕了前川次郎。而他的朋友见势不妙准备逃跑时,被李炳君一枪击毙。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又发生在自己眼皮底下,而夜上海的一干人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为许丽丽庆祝生日。田继业见状内心受到很大震撼。

监狱里何如是梦到她过去与田继业在一起时幸福甜蜜的时光。她的脸上绽放出幸福的笑容……

 
 
编辑精选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