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江铠同演过的电视剧,电视剧心香女人剧情介绍 韩栋,江铠同,李威,张熙媛等主演

日期:2017-07-10 01:41

 

第16集

董事会上雪晴提出与菲婷公司金厂长合作的提议,不想天朗却准备了正泰自己建立化工厂的计划书,完胜雪晴。丁海及时赶到,把自己准备的计划书说成是雪晴的,得到董事会的支持,扳回一城。段正华对丁海欣赏有加,重金邀他到正泰工作,丁海为免雪晴尴尬而拒绝,雪晴感动。天朗看出雪晴与清岺的前夫之间有些暧昧不明,遂提醒雪晴,雪晴极力否认。

段正华为雪晴安排联姻,要她放弃野心。雪晴决定找一个听自己话的老公,她想到了处处帮她的丁海。丁海到百货公司找雪晴,试探她对自己的感情。丽丽提醒丁海:天朗对清岺很不一般,丁海当笑话。丽丽早产生下儿子,清岺到医院探望,却被医生告之她也怀孕了。清岺想告诉丁海好消息,丁海对孩子表现出不耐烦,清岺没有说出口。

天朗邀请清岺当化工厂的顾问,在徐庆伦的鼓励下清岺决定接受挑战。清岺到丁家想告之怀孕的事,被任秋丽赶走。天朗到花圃告诉清岺正泰打算把梦菱香氛全面发展到日用品里,要清岺做出梦菱扩种的计划书。徐庆伦阻止丽丽再提天朗对清岺有意的话题。

 

第17集

清岺和徐庆伦一起去超市,清岺和苏南抢一盒榴莲,二人再次对立。苏南在超市遇到徐庆伦,询问前夫穆长岳和女儿欣欣的下落,被徐庆伦痛斥。苏南这才得知当年实验室起火的事,非常自责。徐庆伦回想当年实验室起火,儿子穆长岳葬身火海、孙女欣欣脚受伤后走失,不禁伤心。此时她无意中发现清岺脚底有个疤痕,联系到以前的种种情况她猜想清岺可能就是欣欣。她偷偷拿了清岺的牙刷去鉴定中心做亲子鉴定,却被告之祖母与孙女不能鉴定,必须有其他直系亲属。

徐庆伦想到了苏南。徐庆伦独自参加开幕酒会,却发现段正华的夫人正是苏南。徐庆伦到洗手间伤心哭泣替死去的儿子不值,苏南这才知道穆长岳的死讯。徐庆伦借怒打苏南之际,拿走了她的一根头发。她告诉清岺决定取消与段家的所有合作,并拿走清岺的头发。苏南到花圃找清岺打听女儿欣欣的情况,被徐庆伦赶走。苏南回家昏倒,天朗对她和徐庆伦之间的微妙关系有所怀疑。天朗给徐庆伦送来化工厂的资料,被徐庆伦赶走。

苏南是化工厂的医学顾问,徐庆伦因此有了苏南的身份资料,一并带去鉴定中心。天朗买香水送给雪晴赔罪,却无意中发现雪晴衣柜里有件男装,以为雪晴有了意中人,建议她介绍给父亲。丁海约雪晴见面,雪晴拒绝。丁海失望时雪晴突然出现,把外套还给他称二人没有关系。丁海发现雪晴带着他送的手链,逼雪晴承认了对他的感情。

 

第18集

共度一夜的二人一起上班,路上看见摆摊的清岺和任秋丽,雪晴告诉丁海曾遭二人碰瓷,非常厌恶,丁海刻意向雪晴隐瞒与二人的关系。丁海一夜未归,任秋丽认定儿子有了新女朋友非常高兴。清岺却从丁海身上的香气判断出他说谎。二人大吵,清岺哭着说出已经怀孕的事实。丁海吃惊,比起清岺的怀孕,他更在意雪晴对他的想法。徐庆伦得到鉴定结果,清岺和苏南是母女。考虑到清岺有身孕,徐庆伦决定暂时向她隐瞒这件事。任秋丽因为有了孙子而改变态度,劝丁海认命。清岺通知天朗最后一天给酒店供花,天朗追到丁海家楼下向清岺讨个说法,丁海见二人拉扯,对天朗挥拳相向。丁海质问清岺肚中的孩子到底是谁的。天朗遇到犯病的徐庆伦,送她回花圃,并打探她和苏南的关系。清岺叫天朗不要打扰自己的生活,天朗劝她不要放弃梦想。

徐庆伦把清岺和苏南的亲子鉴定藏了起来。苏南听闻花圃停止供花影响了集团生意,知道此事跟自己有关。她到花圃劝徐庆伦恢复与正泰合作,被拒。苏南离开时与清岺擦肩而过。清岺和徐庆伦相互隐瞒了苏南的事。徐庆伦无意听得丁海怀疑清岺的孩子是天朗的。徐庆伦带清岺去做胎儿亲子鉴定。段正华要带雪晴去新加坡相亲,雪晴反胃呕吐。苏南担心。清岺的胎儿鉴定证明孩子是丁海的,徐庆伦警告丁海善待清岺母子。丁海告诉母亲自己已经有了新女朋友,不想任秋丽也劝他跟清岺复婚。雪晴发现自己怀孕吃惊不已。苏南无意中发现了这一事实,告诉段正华。段正华找雪晴谈话,劝她结婚生下孩子。雪晴说出孩子的父亲就是丁海那个穷光蛋,不想段正华却对丁海非常满意,答应给未出生的孩子股份,雪晴动心。

段正华试探丁海,丁海谎称家人都在国外,表现不卑不亢。段正华满意之余承诺给他1%的酒店股份,要他娶雪晴。清岺终于被任秋丽接受,回到丁家准备复婚。丁海拒绝复婚,要求各过各的。任秋丽出面劝丁海,丁海称心意已决,搬出家里。清岺哀求任秋丽帮忙。丁海向雪晴承诺未来,终于跟雪晴确定男女关系。雪晴向家人宣布准备结婚的消息,周末带未婚夫回家。鞠世平出面向段家提出联姻,天朗直接拒绝,鞠世平受辱怒不可遏,不准姗姗再找天朗。姗姗找雪晴求救,雪晴沉浸在自己的爱情里,无心理会。姗姗看见雪晴和丁海在一起,遂试探清岺。姗姗听闻清岺已经离婚,担心她跟天朗在一起,决心阻止。丁海到段家做客,天朗动手打他。雪晴不明所以,责怪天朗。

 

第19集

丁海甜言蜜语骗过雪晴,还博得了段正华的欢心。天朗担心清岺,约她见面。清岺伤心靠着天朗哭泣。姗姗跟踪而至,对清岺天朗和雪晴丁海四人成双成对非常愤怒。天朗欲向雪晴说明丁海的情况,雪晴被丁海洗脑。姗姗假借安慰清岺之名给她支招,要她约丁海一起去产检。清岺哀求丁海,丁海最终答应。姗姗约雪晴同一时间产检。丁海陪清岺产检,听到孩子心跳声动摇。姗姗和雪晴也到医院,真相大白。丁海知道是姗姗搞鬼,最后仍决定选择雪晴。

清岺回花圃不敢说实话,徐庆伦和丽丽误会清岺很幸福。雪晴向天朗求证丁海和清岺的关系,决定甩掉丁海。丁海用尽各种办法找雪晴不果,最后他跟人打架进了公安局,通过警察联系上雪晴。丁海用苦肉计以退为进让雪晴心软,答应再给他一次机会,二人和好,丁海答应尽快处理与清岺的事。为了自己和丁海在段家的前途,雪晴要丁海对曾有一段婚姻的事保密。丁海回家坚持与清岺分开,清岺歇斯底里称不会放手。第二天早上任秋丽发现丁海在煲活血汤,明白他想让清岺流产,及时劝阻。

 

第20集

丁海坚持与雪晴结婚,任秋丽为了儿子亲自动手煲汤。清岺要喝汤时丁家母子良心觉悟,称汤是给徐庆伦的,不让清岺喝。清岺在花圃跟徐庆伦一起喝了活血汤,还把汤分给天朗带回家。丁海再次把手链送给雪晴,承诺不再欺骗。他提醒清岺二人已经离婚的事实。清岺深夜肚子疼,丁海晚归,送医不及导致流产。

雪晴阴差阳错喝下了天朗带回的老鸭汤,也被送进了医院。丁海悉心照料雪晴,段正华对准女婿更是喜欢,为二人创造独处机会还催二人尽快结婚。天朗无意中发现老鸭汤中有活血药材,遂到花圃询问清岺情况,这才得知清岺流产。


第21集

天朗送徐庆伦到医院。丁海在病房向清岺宣布不会复婚,徐庆伦痛斥他薄情,二人发生推攘。丁海指责清岺和天朗之间不清不白,清岺依然不愿放弃丁海。雪晴出面要姗姗对丁海曾经的婚史保密,三人统一战线。清岺紧追丁海,丁海把话说绝,清岺受了刺激不见了。徐庆伦等人到处寻找。清岺回想过往与丁海甜蜜的点滴,伤心欲绝,天朗终于找到清岺,说出自己的怀疑:清岺的流产由活血汤造成,可能是丁海故意而为。

清岺向丁海求证流产的事,丁海不否认,清岺对他死心,同意就此分手。丁海包下西餐厅向雪晴求婚,雪晴戴上戒指。二人牵手回段家宣布喜讯定下婚期,丁海决定婚后住在段家尽孝道,此举再次赢得段正华的心。雪晴希望跟苏南分家,丁海劝她:要想得到段正华的认可,必须住在段家。徐庆伦教清岺跳舞,借此教她人生道理。清岺对丁海仍有旧情。清岺和丁海分手后把自己关在实验室不吃不喝,终于调配成功一款香水。

 

第22集

天朗带清岺送香水质检并请她吃饭,其间再次提出跟清岺的合作要求。清岺考虑到丁海和雪晴的关系拒绝跟正泰合作。雪晴反对天朗跟清岺继续来往,天朗不理会。雪晴提出由清岺布置自己的订婚宴。天朗说服清岺接下工作。雪晴故意刁难清岺的工作,二人发生争执,丁海误会清岺欺负雪晴,天朗及时赶到为清岺解围。丁海看见二人亲密心里不舒服。

天朗把清岺打扮好邀请她一起出席舞会。舞会上清岺抢尽风头,雪晴嫉妒。丁海私下找清岺责怪她的不检点,正好被雪晴看见,误会二人之间余情未了,称要取消婚约。丁海迁怒于清岺。雪晴故意设计让清岺出丑,天朗王子般出现带走清岺,并承诺今后会保护她。丁海拍下清岺狼狈的照片。雪晴把戒指还给丁海称要再考虑。

 

第23集

丁海为表对雪晴的忠心,把清岺的照片放上网,写文称她是不自量力的拜金女,以此讨好雪晴。姗姗从网上得知舞会上清岺是天朗的女伴而找清岺求证,清岺的态度让姗姗怀恨在心。大批记者来到花圃欲采访清岺,被徐庆伦修理赶走。丁海就“拜金女”帖子事件向雪晴邀功,雪晴并不领情,她表示自己在意的是丁海对清岺的态度。清岺的香水通过质检可以生产,丽丽为了撮合清岺和天朗,偷偷把消息告诉天朗。天朗到花圃办派对为清岺庆祝。

天朗送清岺香水吊坠当礼物。徐庆伦见二人感情好,心中担忧,她告诉了天朗反对二人交往。姗姗故意把“清岺勾搭天朗和丁海”的帖子给苏南看,请苏南出面处理。天朗向段正华提出添加香水生产线,雪晴因此与其产生分歧。丁海为挽回雪晴的心,答应阻止清岺香水的生产。苏南担心天朗受骗约清岺谈判要她放弃与天朗的合作,并交给她法院的传票。清岺再次拒绝天朗的合作邀请,天朗被她的反复无常搞得心烦。

丁海把20万还给清岺,并拜托孙长青找了些化工厂的资料交给她。资料中有一家化工厂愿意跟清岺合作,但碍于没有资历要求她交50万保证金。清岺找徐庆伦商量遭到反对,心急的清岺放弃抵押与化工厂签约合作。不想,化工厂倒闭,老板卷款逃跑。

 

第24集

徐庆伦把穆长岳留下的香水交给清岺时犯病,说出清岺就是欣欣的事实,清岺没有领会。天朗帮清岺牵线,说服金厂长跟她合作,雪晴得知欲阻止二人的联系,天朗并不在乎清岺和丁海的关系。

清岺感谢天朗帮她找到合作方,送给他一个心愿当回礼。雪晴用一家美妆公司当报酬,要丁海破坏清岺的香水生产。二人故意在天朗面前吵架翻脸。之后丁海便到花圃向清岺赔罪,并下跪淋雨请求复合。

 

第25集

清岺动摇。徐庆伦赶丁海,他坚持在花圃帮忙。天朗陪金厂长到花圃参观,说出丁海雪晴吵架的事,清岺确信丁海的话是真的。孙长青、丁海二人打架言和,孙长青撮合丁海和清岺和好,丁海对欺骗清岺心有愧疚却停不下来,他偷走了清岺的香水配方。天朗陪清岺与金厂长签约。丁海见清岺和天朗在一起醋意大发,与清岺大吵后离开花圃。清岺后悔不已。丁海把“初遇”香水涉嫌剽窃配方的假消息放给记者。“初遇”提前被别家公司生产出售,生产记者会被破坏,金厂长追究,天朗担下责任。

清岺查找配方流出的原因,怀疑到丁海头上,丁海推诿是清岺与人谈合作时样品流出。清岺自责。天朗无意中发现,丽倩美妆是生产“初遇”的公司并且在那发现了丁海。他由此推断此事跟雪晴有关,找她对质。雪晴矢口否认。天朗便偷偷在清岺实验室装了针孔摄像头。金厂长向清岺提出解约,清岺向金厂长下跪表决心,十天之内研制出一款更好的香水。天朗及时赶到为清岺担保。


第26集 清苓研发新香水获得与菲婷再次合作的机会 天朗用监控查出丁海偷走清苓香水配方

剽窃事情持续发酵,菲婷日化声誉受损,金厂长要求和清苓解约,并赔偿菲婷受到的经济损失。清苓跪下以示决心,恳求金厂长给她十天时间,自己一定可以在“初遇”基础上,研发出更优质的香水,并以更低价格与菲婷合作。天朗刚好进来,赶忙扶起跪在地上的清苓,再次为清苓作担保,并增加正泰集团与菲婷日化的业务合作份额,金厂长这才同意给清苓一次弥补错误的机会。记者到花圃围堵清岺,采访她关于剽窃的事,清岺灵机一动,告诉记者们买一束花可以提一个问题,所有记者都争先恐后买花,给花圃又增添了一笔收益,徐庆伦感慨清苓的成长。丽丽和清岺聊天,这才知道清岺对丁海还存有希望,提醒清苓不要再相信丁海。天朗为试探丁海和雪晴,故意说出金厂长又给了一次机会,清岺会研制出更好的香水。

雪晴听闻非常气愤,要求丁海再次破坏清苓的制香计划。丁海到花圃给清岺送书籍资料,由于连续几天熬夜研发香水,清苓打起瞌睡,丁海看见站在门口的天朗,故意在天朗面前表示出对清岺的亲密,让清苓靠着自己肩膀睡觉,天朗见状伤心离开。回家后,天朗好心提醒雪晴要注意丁海动向,刚好丁海回来,两个人一唱一和在天朗面前演双簧。为了按时完成香水研发,清苓在实验室里几天几夜没有出来,天朗去花圃探望她,徐庆伦向天朗打听苏南的事,再次表示反对天朗跟清岺在一起。由于香水提取出现了瓶颈,天朗带清岺出去吃饭散心,并借机提醒清苓要注意提防丁海。清岺在薄荷叶上得到制香灵感,完成了新香水“满足”。为引蛇出洞,天朗故意向媒体放出消息,称“满足”香水即将面市,并让吴秘书盯紧丽倩公司。

果不出所料,丁海和雪晴看见网上发布的新闻,立即采取了行动,丁海再次偷偷潜入实验室,在“满足”香水中加了“料”,导致清岺制成新香水“满足”被查出过敏原,没有通过质检。金厂长发出最后通牒,天朗极力担保。天朗立即调出实验室的监控录像,发现了丁海在香水中做了手脚。就在雪晴和丁海得意的时候,丁海被孙长青告知:丽倩被金厂长起诉到法院,告丽倩剽窃侵权。雪晴推断一切是天朗所为,欲找天朗对质。丁海拦下她,自己找天朗试探,希望菲婷能够和丽倩私聊,天朗矛头直指丁海,并称自己手里有确凿证据能够证明丁海的责任。雪晴为了保住自己在段正华心中的位置,决定把一切罪名推到丁海身上。丁海再次找到天朗,天朗向丁海亮出录影证据,要丁海召开记者发布会,公布事情真相,并公开向清苓道歉。丁海借酒浇愁,任秋丽看见儿子如此落魄而非常心疼。

 

第27集 清苓不计前嫌再次原谅了丁海 丁海与雪晴顺利结婚

任秋丽得知丁海现在的艰难处境,决定亲自带着丁海去求清苓。天朗将丁海偷窃香水配方之事告诉了清苓,并说丁海一定会再来找清苓的,果不出所料,任秋丽出面成功约到了清苓。清苓对丁海已经失望至极,怎奈任秋丽跪在地上哀求清苓,任秋丽命令丁海跪下乞求清苓放过他,清苓再次大发善心,原谅了丁海。清苓主动约来天朗,拜托他不要再起诉丁海,并说丁海已经同意撤回上市的香水,将“初遇”的版权还给了自己。天朗非常气愤,认为清苓心里没有放下丁海。清苓解释说自己是为了保全天朗和雪晴的家庭和睦关系,天朗听不进去,转身离开,清苓赶忙追上,说自己非常羡慕他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希望他可以好好珍惜。天朗被清苓的真诚打动,和她言归于好。

清苓将“初遇”和“满足”两款香水的版权和生产权交还给金厂长,并和菲婷日化签订了合作协议书,清苓的制香之路终于走上了正轨。丁海如愿准备与雪晴的婚礼,任秋丽不时致电让他十分为难,丁海告诉母亲自己明天就要再婚,并且不让她参加婚礼。因为任秋丽当年与雪晴碰瓷过,所以丁海一直骗着段家,说自己父母国外,段家都不知道任秋丽的存在,丁海不准她再跟自己联系,给她一笔钱后离家走了,留下身后失声痛哭的任秋丽。作为母亲,任秋丽还是忍不住找到了丁海的婚礼现场,想看一眼自己的儿子的婚礼。丁海发现任秋丽出现,不顾母子情分,冷冰冰的赶她走,任秋丽非常痛心,失落的离开了婚礼现场,不慎摔下楼梯。

清岺无意中看到丁海与雪晴的婚礼。任秋丽为阻止清岺破坏儿子婚礼而缠住她,称自己腰痛,让清苓送自己去医院,丁海得以顺利和雪晴结婚。清苓给丁海发短信,告诉他任秋丽扭伤了腰,已经住进301医院。丁海待雪晴睡着后赶往医院看任秋丽,看见清岺在旁照顾,丁海感谢清苓对母亲的照顾,并将自己结婚的消息告诉了清苓,清苓听闻非常伤心,觉得丁海再次欺骗了自己,丁海虽然心生内疚却仍叫清岺死心。天朗跟踪丁海到医院,因为清岺对丁海的感情而伤心不已。清苓跑到大街上喝酒,天朗陪在她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经过这一次,清苓彻底对丁海死心了,天朗看着哭泣的清苓,十分心疼,把喝醉的清苓背回了花圃。丁海给任秋丽留下一笔钱,再次嘱咐她以后不要联系自己。任秋丽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失去了丁海这个儿子。

 

第28集 丁海成功获得段家认可并拿到正泰集团股份 天朗和清苓逐渐走近对方

丁海给段家人买早餐,不但敷衍过夜不归宿,还赢得了段正华的称赞,段正华感叹雪晴嫁对了人。徐庆伦知道自己身体状况不容乐观,正犹豫着是否要把清苓托付给苏南,却突然犯病误伤清岺,带着亲子鉴定书跑了出去。丁海得知后,帮清苓找徐庆伦,结果在正泰酒店门口找到徐庆伦,以为她拿的是自己的胎儿鉴定,误会她要对付自己,与之发生争执。清岺赶到,答应丁海不会破坏他的生活,把徐庆伦带回了家。徐庆伦清醒后,对要不要跟清岺相认犹豫不决,清苓说最近总能想起小时候的事情,但只能记起妈妈的背影。丁海处处讨好段家人,好口碑不断,得到了苏南等人的肯定。天朗带清岺旅行寻找制香灵感,清苓追问他是如何知道丁海剽窃的,天朗把丁海视频拿给清苓,清苓听说了天朗在自己房间安装了视频,追打天朗,二人吵吵闹闹亲近了不少,天朗发现只要自己接近清岺心跳就正常平静,认定她是自己的救心丸。回到花圃后,清岺发现天朗为她重建了实验室,非常喜欢满意。

天朗因为与清岺有进展心情极好,雪晴发现后试探,却看见了清岺放在天朗处的花圃土地租赁合同。雪晴再次以丁海为由,命令天朗不得与清苓在一起。雪晴让丁海去找清苓,搞清楚清苓花圃和天朗之间的关系。丁海以惦记雪晴而无法安心在杂志社工作为由,向雪晴暗示想到正泰工作,雪晴向段正华提出要求,想将丁海调到正泰,并催促段正华尽快兑现给丁海的承诺。段正华找丁海谈话,要丁海到正泰投资部当顾问,丁海如愿拿到那1%的股份,并表决心将尽力帮雪晴和天朗。丁海向杂志社递交了辞呈,与孙长青聊天,意外得知鞠氏父女去美国的事。许久未见丁海的任秋丽,思儿心切,带着亲手做的包子来到杂志社找他,孙长青告诉她,丁海已经去正泰集团当投资顾问了。

任秋丽非常高兴,并打听到了丁海的工作地址。任秋丽带着包子蹲守在丁海工作地方,看见雪晴走过来,殷勤的上前给她送包子,雪晴认出她就是当年碰瓷的老太婆,让保安过来赶走了任秋丽。丁海在暗处看见这一切,背着雪晴拦住任秋丽,警告她以后不得再来找自己。任秋丽非常难过,后悔当初不该苛刻对待清苓。找不到人的任秋丽找到清苓,原来是卖包子的餐车坏了,清苓不计前嫌的帮她修好了餐车,并把她送回了家。任秋丽更是内疚,恳求清苓原谅自己和丁海。清苓豁达的说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不会怪任何人。独居的任秋丽甚至产生了幻觉,似乎看见丁海回到家里。任秋丽给丁海打电话,乞求他晚上回家吃饭。丁海匆匆回家留下钱后再次绝情离开,让她不要再拖累自己了,等自己在段家站住脚了,就可以接她一起住了。雪晴追问丁海下班后去了哪里,丁海谎称和长青在一起,骗过了雪晴。

 

第29集

丁海陪苏南买菜,任秋丽跟踪而至,与苏南和佣人兰嫂相识。丁海亲自下厨讨得段正华欢心,连雪晴在段家的地位也有提升。

任秋丽得知兰嫂即将回老家而拜托她牵线。丁海和雪晴回到家,发现任秋丽当上了段家的保姆。雪晴欲赶她走,亏得天朗开口任秋丽得以暂时留下。丁海劝说雪晴,雪晴表示要对付任嫂。丁海劝母亲离开,任秋丽表示要取得雪晴的谅解,以期日后光明正大地一家团聚。丁海叫任秋丽“妈”被苏南听见,丁海谎称是叫苏南,苏南感动不已。

雪晴故意刁难任秋丽,任秋丽强忍委屈,丁海心疼。任秋丽为雪晴亲手做了手擀面,被雪晴扔掉,丁海生气却不敢言。雪晴怀疑任秋丽进段家与清岺有关,清岺想提醒雪晴善待婆婆,被丁海及时阻止。此举让雪晴怀疑丁海和清岺之间的关系,丁海佯装生气才得以哄过雪晴。

 

第30集

苏南替雪晴向任秋丽道歉,雪晴听见丁海叫苏南“妈”,又一阵大闹。

姗姗听到天朗向清岺告白,到段家说出天朗与一个离过婚的女人纠缠。段正华强迫天朗与姗姗订婚。天朗用苏南做例子坚决反抗,段正华气得打了天朗。任秋丽听从丁海的劝告决定第二天离开段家。

段正华派保镖监视天朗,天朗只得失约于清岺。任秋丽向苏南辞行被雪晴拦下,称她偷了自己的钻石项链。任秋丽在自己的行李中果然发现项链,被雪晴送进派出所。丁海知道是雪晴故意搞鬼与之大吵,雪晴误伤丁海。丁海赶到派出所时清岺已经陪在任秋丽旁边。丁海劝清岺不要嫁给天朗。任秋丽心灰意冷决定回乡下老家,丁海难过落泪。段正华因为任嫂的离开追究雪晴的责任,天朗又因清岺的事与段正华闹别扭。


第31集

苏南向段正华夸赞丁海的各种贴心,段正华决定让丁海到正泰百货帮雪晴,丁海终于有机会接触到正泰的核心。

吴华安排工作机会让天朗和清岺见面,丁海看见二人情投意合不禁失落。丁海买下一个百合胸针,售货员告诉了雪晴。

刚好天朗送给了清岺同一款胸针,雪晴误会是丁海所赠,失态大闹。天朗向雪晴解释,雪晴并不相信。段正华到香水活动现场,清岺给他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在清岺的推荐下段正华给苏南买了香水当礼物,苏南非常喜欢。雪晴回家大闹离婚,丁海当着段正华的面把胸针送给她,段正华只当她无理取闹,对丁海抱歉。丁海甜言蜜语最终哄好雪晴。清岺考虑到各种原因不敢接受天朗的感情,丽丽鼓励她勇敢追求幸福。

天朗在董事会上用“满足”销售额再次提出正泰化工厂与清岺合作生产香水的建议,遭到段正华和雪晴的反对。最终方案修改成更换合作方被通过。

 

第32集

清岺对苏南在段家的处境颇为同情。清岺闻到苏南身上有“永恒”的香味,向徐庆伦打听。徐庆伦认为这是儿子给自己的暗示:让他们母女相认。

天朗得知苏南去找过清岺,生气要离家出走,苏南劝阻不成。丁海建议雪晴暂时不要找天朗回家,并借此机会在段正华面前表现。雪晴把丁海做的度假村计划书呈给段正华,并称此计划可以分开天朗和清岺。段正华把计划交给雪晴负责。丁海向雪晴表忠心会全力扶持她当上正泰的主人。

天朗到花圃投奔清岺,清岺勉强答应收留他一晚。天朗向清岺求婚,被徐庆伦打断。徐同意天朗留宿,天朗认定老太太接受了他。天朗再次向清岺表白,清岺终于承认了自己对他的感情,二人确立男女朋友关系。

段正华派天朗去欧洲处理工作事宜。天朗在机场公开向清岺求婚,清岺接受了他的戒指。雪晴从天朗处拿走清岺的土地租赁合同和她写给天朗的欠条。

徐庆伦因为清岺答应天朗的求婚而受刺激,此时度假村建筑工程队来拆花圃,徐庆伦回忆起曾经收到土地合约到期续签的通知信,但她犯病忽略了此事。她这才意识到花圃不保,要清岺去找丁海。

雪晴只给了清岺八万块钱的补偿,清岺联系不上天朗。徐庆伦拿着亲子鉴定去找苏南,不想被丁海误会,他毁了鉴定书。

 

第33集

清岺到鉴定中心发现了自己和苏南的母女关系,非常震惊。丁海担心清岺会对自己不利,遂向苏南坦白了自己和清岺曾有过一段婚姻的事实,苏南相信了他的话,到医院警告清岺不许破坏雪晴的幸福。清岺伤心过度竟回忆起儿时的事。丽丽劝她跟苏南相认。
清岺带着鉴定报告欲跟苏南相认,苏南误会将报告撕碎、赶她出门。苏南陪雪晴到医院产检,清岺看不惯雪晴欺负母亲,却反而被苏南推倒,清岺对她死心。

天朗回国。段正华提出给他10%的股份叫他娶姗姗,天朗断然拒绝。天朗发现清岺不见了,到处打听她的下落。

 

第34集

医生建议清岺把徐庆伦送到疗养院,清岺拼命挣钱。

天朗在二人常去的海边找到了清岺,发现清岺晕倒,天朗把清岺送进医院,这才了解所有情况。天朗忙不过来,向苏南请求帮助。

苏南到清岺暂时租住的地下室帮她拿东西,终于得知了清岺就是自己的女儿欣欣,失声痛哭。

苏南心里感谢天朗对清岺的照顾,苏南回想以前对清岺的种种恶行,十分后悔。她在段正华面前替天朗掩饰。苏南夜里痛哭不已,段正华自责没有照顾好她。

清岺意识到苏南已经知道二人的关系,对她非常抗拒。天朗告诉清岺苏南站在他们这边。

苏南为了清岺经常不在段家,她的反常引起段正华的不满,苏南尴尬敷衍。清岺刻意避开苏南,她告诉丽丽自己打算与段家人彻底断了联系。苏南听闻伤心,她要天朗保证会照顾好清岺和段正华二人。段正华不见苏南大发雷霆。

苏南约清岺在大排档见面,摊牌二人的关系。

 

第35集

苏南劝清岺不要放弃天朗,苏南真情流露,母女二人终于摒弃前嫌。天朗送苏南回家,段正华和雪晴对二人的突然亲近起疑。苏南在家状况不断,引起段正华的疑心。

天朗得知苏南和清岺的母女关系深受打击,苏南要他保密此事。徐庆伦被送进疗养院。天朗特意安排苏南母女独处的时间,段正华跟踪而至。清岺称自己是苏南的慈善对象。清岺的香水才华得到段正华赏识,他邀请清岺到正泰化工厂工作。清岺犹豫,谎称自己叫张丽丽。

段正华回家宣布找到一个人才,苏南和天朗达成统一,决定说服清岺到化工厂工作。苏南帮清岺另找住处,被清岺拒绝。清岺向段正华提出要求:想学习生产的每一个环节,并有信心创造经济效益。苏南故意提出让天朗安排清岺就职。清岺用张丽丽的身份进入正泰化工厂工作,其表现得到段正华的认可。

天朗为解开苏南清岺母女间的尴尬,约二人一起吃饭,适逢雪晴和段正华到同一餐厅。雪晴揭穿假丽丽就是“纠缠天朗的离婚女人”。段正华要苏南解释,清岺为保护苏南,与雪晴起了争执,雪晴不慎摔下楼梯流产。

第36集

段正华暴怒称要让清岺坐牢,苏南哭着说出清岺是自己女儿的事实,不许段正华伤害她。

段正华决定让苏南认回清岺当段家的女儿,以阻止天朗和清岺在一起。雪晴知道这一事实后非常吃惊,段正华劝清岺放弃天朗,并称把段家生死的选择权交给她。丁海也劝清岺多为苏南着想。清岺找天朗幸福约会后提出分手,天朗愤然扔掉戒指,清岺重新将戒指找回。她与苏南和天朗等人商量:向段正华隐瞒清岺和丁海的婚史。清岺大病一场后搬进段家。

天朗和清岺成了名义上的兄妹,刻意跟清岺保持距离。雪晴不相信二人已经分手,试探天朗。天朗劝她原谅清岺。

 

第37集

雪晴让清岺泡咖啡,故意烫伤她。天朗视而不见,清岺伤心。苏南对清岺的关照激起雪晴的不满,她无意发现苏南清岺母女都有穆长岳留下的“永恒”香水。她把与母亲的分开归罪于苏南清岺母女,于是偷了苏南的香水喷在自己身上后推清岺下楼。

清岺受撞击失明,医生称另一个主要原因是压力大,苏南自责。天朗偷偷到医院探望清岺,发现清岺害怕苏南,认定她的坠楼另有隐情。丁海听到天朗和雪晴姐弟的谈话,雪晴敏感打了丁海。丁海也对清岺的坠楼起了疑心。

天朗无意中发现雪晴扔掉了苏南的香水,雪晴只得承认是自己推了清岺,并称不怕天朗报警。天朗表示给她最后一次机会。

 

第38集

姗姗喷了清岺送她的香水与天朗见面,她称决定放弃天朗,却在天朗的酒里下药,拍下二人的假亲密照。清岺等了天朗一夜,雪晴打趣天朗交了女友,段正华为儿子一夜未归感到欣慰。苏南为清岺天朗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清岺闻到天朗身上沾有她送姗姗的香水味,口是心非地称天朗姗姗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天朗再次向清岺告白,段正华打断、并制止二人单独相处。

姗姗告诉天朗二人之间没有发生任何需要负责的事,天朗放心跟姗姗道别。段正华要苏南为清岺挑选相亲对象,清岺为了母亲的家庭幸福同意。苏南难过之余责怪段正华。段正华向大家宣布清岺决定相亲的事,天朗极力反对。

 

第39集

天朗醉酒后向段正华哀求成全他的幸福,被拒绝。苏南心疼不已。为了孩子们的幸福苏南离开了段家,段正华疯狂找人,不慎把清岺撞晕。

清岺因祸得福恢复了视力。苏南得知清岺进医院的消息,担心前往。发现清岺恢复视力后忍痛没有出现。天朗向清岺保证会找到苏南,二人推测苏南可能去了疗养院,天朗赶往疗养院却与苏南错过。苏南护理徐庆伦,表示自己为了清岺会离开,要徐庆伦快好起来。清岺为了寻找母亲匆忙出院。苏南到穆长岳坟前祭拜,故意躲开了清岺。

 
 
编辑精选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