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江铠同演过的电视剧,电视剧心香女人剧情介绍 韩栋,江铠同,李威,张熙媛等主演

日期:2017-07-10 01:41
核心提示:电视剧《心香女人》又名《爱,来得刚好》,由王连平执导,韩栋、江铠同、李威、张熙媛、王伟、梁爱琪等主演的都市情感剧。今天,

电视剧《心香女人》又名《爱,来得刚好》,由王连平执导,韩栋、江铠同、李威、张熙媛、王伟、梁爱琪等主演的都市情感剧。今天,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电视剧心香女人分集剧情介绍1-60集全集大结局,一起来看看吧。

电视剧心香女人剧情介绍 韩栋,江铠同,李威,张熙媛等主演

 

《爱,来得刚好》是由王连平执导的都市情感剧,由韩栋、江铠同、李威、张熙媛、王伟、梁爱琪、马睿、申军谊、姜黎黎、贺生伟等主演。

该剧通过讲述几个性格不同的年轻人的爱情故事来传达爱情、亲情、友情等温暖的力量。

该剧于2017年1月29日在江苏卫视首播。

电视剧心香女人剧情简介:

清岺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善良开朗乐于助人,她拥有“绝对嗅觉”,凭着对气味的敏感开始了香水的研制工作。清岺梦想做好香水创造财富、回报孤儿院和社会。为了达成梦想,清岺在各种逆境中坚持前进。在追求梦想的过程中,清岺得到了徐庆伦、段天朗、段益华等人的全力帮助,更与段天朗从欢喜冤家成为一对相互扶持的恋人。在此期间,清岺还找到了家人,重享亲情。经历了重重挫折之后,清岺最终凭借自己的努力和众人的支持做出了自己的品牌香水,实现了梦想、获得了爱情。

电视剧心香女人演员表:

韩栋 饰 段天朗

江铠同 饰 穆清岺

李威 饰 丁海

张熙媛 饰 段雪晴

王伟 饰 鞠姗姗

电视剧心香女人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清岺情陷丁海 初识冤家段天朗

十八年前,欣欣随爸爸妈妈一起回国,创办香氛企业。欣欣的妈妈苏南因为在回国的事上与欣欣的爸爸穆长岳有分歧,以致最后丢下年幼的欣欣离家出走,欣欣为了追妈妈走丢了。同一天,穆长岳为了拿回香水配方,在着火的实验室里丧生。最后只剩下了孤身一人的欣欣的奶奶,徐老太太。走失的欣欣被孤儿院收养,有了新的名字——花清岺,她纯洁善良,乐于助人,遗传穆长岳的 “绝对嗅觉”,对花香有着令常人觉得匪夷所思的敏感。这天,徐老太太刚从墓园回来,被一辆红色的跑车撞翻在地,被在徐老太太花店打工的的清岺和好友丽丽送到了医院。清岺记得好友姗姗开过这辆车,但是她不确定是不是姗姗开的。

姗姗回到家以后,特别惊慌,她让佣人骗过了清岺,自己则收拾东西飞去了新加坡。以至于第二天清岺找过来的时候,并没有找到姗姗。向鞠父打听的姗姗开车的事情,不料鞠父大发雷霆,称姗姗在国内没有开过车,清岺见鞠父情况不对,立马就离开了。当年,苏南离开丈夫女儿以后,就嫁给了正泰集团董事长段正华。段正华有一对龙凤胎的儿女,女儿段雪晴和儿子段天朗。段天朗刚从美国回来,就被接机的段雪晴带回了家。原本两人有说有笑的,可是段雪晴一见到霸占了自己母亲位置的苏南就气不打一出来。段正华见她越说越不像话,就训了她几句,段雪晴便赌气上楼去了。段天朗有将目光放在了段天朗身上,让他早日和青梅竹马的姗姗把婚事定下来,哪知段天朗对鞠姗姗毫无感觉,从小只把她当妹妹看,一听父亲说这话立马就拒绝了。段正华看着这一对不听话的儿女,气得吃不下饭。

段天朗取车的时候,看见了在自己车旁边鬼鬼祟祟的清岺。原来清岺路过的时候,看到了这辆车子,特地停下来找车主。她见到了车子的车主段天朗以后,质问七月二十三日出车祸那天下午他在哪里?段天朗只当她脑子神经质,开车离开了,清岺当即开车追了上去,只是过红灯的时候被警察拦了下来。她只能放弃,去医院看望徐老太太。清零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商场逛街的时候遇见车主段天朗,她看见段雪晴正在给段天朗现金,误以为段天朗是个吃软饭的,心里不屑。待段天朗独身一人喝着咖啡时,清岺冲了上去,想讨一个说法,段天朗看见又是她,想要结账走人,却发现自己的钱包不见了。清岺自告奋勇的要帮对方找回。拥有绝对嗅觉的清岺很快就在男厕所里抓到了小偷,清岺将自己的手机号码交给了段天朗,让对方想起什么一定要告诉自己,段天朗转身就把号码丢了。

很快,徐老太太就出院了,清岺特地来接她。这是清岺第一次来到徐老太太的家里,原来徐老太太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实现儿子的愿望,让他调制的香水闻名于世,并询问清岺愿不愿意和自己一起为此努力,清岺激动地答应了。徐奶奶高兴地认她做亲孙女,并让她住到了家里,清岺非常感激。等清岺办完这些事,赶去男友丁海的妈妈铺子帮忙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惹得丁妈妈特别不喜。丁妈妈转身收摊的时候被段雪晴的跑车撞倒了,其实并没有什么伤,但是丁妈妈心思活络,想要拿点钱了事,偏生清岺是一个骨子硬的女孩子,把钱丢在了段雪晴的跑车上,同时报了警。原本清岺还想再追究对方的态度问题,但是丁妈妈拿了律师的两千元就离开了。

今天是丁海的生日,清岺特地买了蛋糕和礼物等在丁家的门口,丁妈妈拿了蛋糕就进了房将清岺留在外面。号称在法国留学的丁海此时突然回家,清岺高兴的抱住了对方,但是丁海表现的很冷淡,他将清岺送回了花圃。丁海一直想要混进上流世界,机会就摆在眼前,需要四十万就能进入商学院,光前期就要二十万,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但是为了能成为人上人,丁海决定向清岺求婚。他故意将清岺留在自己身边睡了一个晚上,让徐老太太误会他们的关系,他相信,只要清岺开口,徐老太太绝对不会不给自己二十万。但是他们有想到的是徐老太太竟然会不同意这门亲事。清岺还在尝试着说服徐老太太的时候,丁妈妈已经相个泼妇一样找上门来,看见戴在清岺手上的戒指时,表现的特别激动,和徐老太太打了起来,清岺在一旁劝阻。丁海及时赶到,跪在地上,请求徐老太太将清岺嫁给自己。

 

第2集 丁海偷拿存折 用照片敲诈天朗

丁妈妈在和丁海回家的路上,还在喋喋不休的抱怨丁海和清岺求婚。这个时候,丁海告诉她,求婚清岺只是一个缓兵之计,他不会真的和清岺结婚的,这才让丁妈妈不再计较。另一边,丁海又用甜言蜜语骗住了清岺。徐老太太到医院检查出来自己竟然得了老年痴呆,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这不,段天朗刚从医院检查出来,就被徐老太太拦住了,徐老太太将对方认作了自己的儿子,还让对方带着自己去找小时候走丢的欣欣。段天朗知道对方可能有点神志不清,所以就将对方带到了一边坐了一会。过了一会,段天朗就将清醒过来的徐老太太送回了花圃。丁海实在找不到法子,这天晚上,他喝醉了找到了清岺,开口要借二十万。徐老太太的确有二十多万,但是那个钱为了将香水发扬光大,所以清岺没有答应。

第二天,丁海在站台旁边遇见了徐老太太,此时的徐老太太已经发病了,她抓住丁海的衣袖喊着她儿子的名字,过了一会,她又清醒了。丁海意识到徐老太太可能患有老年痴呆,他觉得自己有机会了。丁海立马赶到了花圃,看见清岺一个人在打扫卫生,他趁机拿过了扫把,将清岺支下了楼,自己在房间的相框里找到了徐老太太的存折。他拿到存折就离开了。找到又在犯病的徐老太太,丁海将对方骗到了银行,套出了密码,刚准备拿钱的时候就被清醒过来的徐老太太送到了警察局。原以为事情尘埃落定,丁海却以徐老太太患有老年痴呆脱了身,还害得徐老太太内疚误以为是自己犯病才导致的。

段天朗的未婚妻姗姗回国,她和清岺本是好朋友,所以清岺答应明早十点去接机,另一边段天朗也被段雪晴要求去接机。姗姗一看见段天朗就扑上去了又搂又亲的,还说要去登记结婚,段天朗为了能摆脱黏人的姗姗,她随手拉过了同是来接机的清岺,谎称对方是自己的女朋友亲了清岺一口,清岺气急,给了对方一巴掌。姗姗已经惊呆了,幸好清岺解释了,才解除了两人的误会。丁海这天情人一起出门,见到了段雪晴,顿时就被对方吸引,现在只要确定对方的身价足够高,他就可以下手了。他看见段雪晴上了段天朗红色的跑车就离开了。丁海回到自己工作 的报社,意外的发现了自己同事拍摄的照片里面竟然有红色跑车肇事时候的照片,于是他心生一计。他将照片偷偷留了下来,找到了段天朗,要求对方买下这张照片。段天朗误以为是清岺派人来讹钱的,花了五万买了照片。照片拿到手以后,段天朗就找到了姗姗,要求对方去自首,可是姗姗就是不承认是自己的错误,不肯去警察局。

 

第3集 姗姗撒谎让苏南帮忙 清岺被误会

当初段天朗出国的时候将钥匙交给了段雪晴,知道这件事又能拿到钥匙的人只有姗姗,所以段天朗肯定卡车撞到人的是姗姗。姗姗否认以后就开车离开了,惊慌失措的姗姗找到了段雪晴,她说自己是当时只是贪玩开车,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为什么会撞到自己的车上。段雪晴听到这里,误以为是姗姗碰到碰瓷的呢。让对方不要担心。姗姗依旧不放心,因为按照段天朗的性子,他肯定会报警的。所以姗姗接着给苏南等人送礼物的机会,偷偷溜进段天朗的房间,想要查出是谁卖照片的人,可是苏南突然进来,看见姗姗在翻天朗的东西,于是姗姗就告诉苏南自己当初被碰瓷,没有处理妥当,所以现在被人危险。苏南相信了姗姗的说辞,认为她是无辜的,她想起了自己的女儿欣欣,决定帮助姗姗不让她被人欺负。

于是姗姗打电话到花圃订了一百只玫瑰,让清岺亲自送过来。清岺将花送到以后被带到了苏南面前。苏南给了一万块钱,远远多于花钱,清岺想要解释,可是苏南却一口认定清岺是碰瓷一伙儿的,清岺说自己只要花钱,多于的钱不要,但是苏南说,要多的没有,只有一万块钱,以后不准勒索她的孩子。苏南还录下了清岺拿钱的视频,让清岺以后不要再打扰他们的生活了。看到苏南的时候,清岺脑海里闪过小时候妈妈离开的场景,可惜苏南接下来的话,让她无心细想这个细节。另一边,段天朗开车带着姗姗去警察局备案,姗姗心里明白,如果到警察局就完蛋了。所以她借由要吃饭让段天朗停了车,她故意扭伤脚将面条倒在了段天朗的身上。无奈之下,段天朗只能将对方送到了医院,自己则去清洗,待他回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外套被带走了,而车钥匙也在外套口袋里。

无奈之下,段天朗打车到了正泰酒店,却看见了等候着的清岺,一气之下,段天朗将清岺带到了自己的休息室,想和她好好谈一谈,段天朗在休息里换之前弄脏的衣服,让清岺误以为对方是色狼,欲行不轨之事,就想逃走,被换衣的段天朗拦住,两人不慎扑到在地。这个时候段雪晴突然出现,看见衣衫不整的段天朗以及两人交叠的身影,误会了两个人的关系。清岺踢了段天朗一脚,说了一声色狼就跑掉了。丁海接到工作,为正泰酒店写广告,心里觉得大材小用。这个时候,恰巧他的金主女友给他送来请柬,请他参加自己的婚礼。在酒吧买醉的丁海恰巧遇见了段雪晴,这个时候她还不知道段雪晴的身份,只是抱着猎艳的心情去认识对方。丁海将段雪晴带到了正泰旗下的别墅,说是自己的房子,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有自己家还没有出售地盘的钥匙,但是段雪晴肯定的是丁海说谎了!于是,段雪晴拦车离开了,留下气急败坏的丁海。

姗姗又约见了丽丽,她告诉丽丽,开车撞人的是段天朗的姐姐,她未来的大姑子,所以她不能将这件事告诉清岺。姗姗将钱转给了丽丽,让丽丽帮自己拿给清岺。丽丽答应了,当清岺看见自己卡里多了十万元以后,就约见了姗姗,将钱还给了对方。清岺告诉她自己已经不打算在追究车祸的事情了,姗姗松了一口气。可是姗姗又来到了段家,她编了谎话,说是对方有勒索自己,让自己转了十万,她把单据拿了出来,段雪晴和苏南瞬间就相信了她。待段天朗回来看到单据,也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能力,虽然他觉得清岺不像是那种骗钱的人,可是这个账单又是真实存在的。段天朗拿走了单据,表示这件事自己会处理的。姗姗拿出单据的本意是让段天朗远离清岺,不料弄巧成拙。姗姗暗地里跟踪段天朗,看见了段天朗和清岺见面。原来,段天朗为了以防万一,让清岺牵一份保证书,清岺气急撕了保证书。清岺和姗姗都不知道的是,段天朗对清岺身上的香水起了兴趣。

 

第4集 清岺雪晴起争执 丁海俯首弥补错误

丁海参加前女友的婚礼,却发现段天朗是正泰第一继承人,他一边吐槽一边在想,当初怎么就没有多要一些钱呢?看见站在段天朗身边的段雪晴,误以为她是段天朗的女友,突然想起之前带她企业正泰的样板间看了看,这下如果被段天朗知道,自己肯定会被投诉的。于是丁海拦住了段雪晴,请求对方不要将那件事告诉段天朗,段雪晴答应了。可是第二天,丁海被投诉了,而且正泰那边以滥用样板间钥匙为由,撤销了广告合同。丁海被自己的老板训斥了一顿,他其实压根没有进样板间只是在外面逛了一逛,他觉得肯定是段天朗在报复自己。另一边,段父召开董事会,宣布段天朗成为正泰的总经理,可是却遭到了半数董事的反动,段天朗没有注意,段雪晴的脸色也有点难看。

这个时候,有一个董事提出,让段天朗先进入销售部,接下来的业绩可以在段雪晴的基础上提高五个百分点就可以了,段天朗却放下豪言,未来两个月自己会提高十个百分点。于是最终的结果就是:段雪晴成为了正泰总经理,而段天朗成为了销售部的组长。丽丽花店接到订单,由于丽丽走不开,就让清岺帮自己送过去,由于地址的问题,清岺将花送错了,送到了段雪晴的办公室。段雪晴一看到清岺就觉得有阴谋,立刻叫保安检查清岺身上有没有凶器。清岺发现自己送错了花,当即就转身离开了。清岺将花送到接话人手里,才发现对方是段天朗,两人相见两厌,段天朗不肯签字,清岺哭闹着才让对方签了字,计谋成功的清岺霸气的离开了。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掉了一方手帕,手帕上面绣了郁金香,而段天朗对郁金香有着特殊的缘由,段天朗看到郁金香后 ,受到了突发性刺激晕倒,被路过的段雪晴送到了医院。

苏南知道自己订花的花店供应商是清岺以后,立马打电话给了丽丽花店,要求对方换掉供应商。清岺知道消息以后,立马跑到正泰门口想要拦住段天朗道歉,可是段天朗避而不见,清岺没有办法,只能让姗姗帮自己在段天朗面前说好话,不要为难丽丽花店和自己的花圃。姗姗表面上答应了,清岺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姗姗一手促成的。丁海被上司强烈要求找到正泰德负责人并且挽回正泰的广告,可惜丁海被拦在了门外,段雪晴不帮他,段天朗也对他视而不见,但是没有办法,为了保住工作,他只能低声下气的请求段天朗。其实段天朗并不知道广告的事情,所以丁海完全是找错了人。无功而返的丁海在外喝得烂醉如泥,还是清岺痴心的照顾了他一个晚上。为了能够促进酒店的销售业绩,段天朗推出香氛调查,看看大众喜欢什么香味的香氛,段天朗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竟让能在花市遇见清岺。清岺自告奋勇的要帮对方,段天朗不依,被缠的无奈的段天朗将清岺带到了一旁,想要好好聊一聊。清岺向段天朗道歉,请求对方不要撤销正泰集团在丽丽花店的订单。

 

第5集 雪晴演戏 栽赃清岺

清岺想要道歉,见段天朗不理会自己,两人就开始推搡,清岺不小心倒在地上,路人都以为是段天朗动手,手下见情况不对,就将段天朗带走了。段天朗再一次看见清岺留下的手帕,想起清岺身上的香味,一直给人一种畅快感,立刻让手下帮自己去分析香水成分。段天朗回到公司以后就收到了来自清岺的花朵和道歉信,段天朗不知道想起什么,弯起嘴角。很快丽丽花店就重新拿到了正泰酒店的订单,丽丽和清岺得到消息以后都很开心。段天朗正苦于如何提高酒店的品牌效应,正巧国际环保合作发展论坛在他们城市进行,于是段天朗想要争取到主办权,会议考察团还有一个月来到这里,只要他们能在这段时间里好好表现,一定可以拿到主办权。姗姗得知段天朗想要得到取得主办权的事情以后,很激动,因为她认识会议考察团的成德,只要她出面,一定可以帮助段天朗。但是鞠父开口,告诉她,只有让段天朗吃一点苦才会知道姗姗的好。姗姗深以为然。

于是,在段天朗丝毫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姗姗以助理的身份带着会议考察团的人来到了正泰酒店。姗姗告诉成德段天朗脾气暴躁有没有礼貌,可能不太适合住在这里,为了能够让成德相信自己的,姗姗特地设了一个圈套,段天朗本就不喜姗姗,所以拒绝了姗姗的条件,于是成德撞见了段天朗对姗姗态度恶劣的一面。当即就离开了酒店,住进了姗姗家的度假村。徐老太太刚从医院检查出来就遇见了丁妈妈,丁妈妈说话尖酸刻薄,两人一眼不合打了起来。清岺听到消息以后,立马回到了花圃,想问清事情缘由。徐老太太本来就不看好丁海和清岺,所以就说清岺和丁海在一起也不会幸福的,岂料这里踩到了清岺的雷区,清岺不小心说错了话,勾起了徐老太太的伤心往事,一气之下,推倒了清岺,离开了花圃。

跌倒在地的清岺不小心崴伤了脚,但是她担心徐老太太,于是就撑着伤痛出门寻找,意外看到了徐老太太的高血压病发的病书。开车路过的段天朗,看见了在路边清岺,立马停下了车,将清岺抱上了车,送到了医院,最后又将清岺送回了家。清岺没有心情和段天朗斗嘴,道过谢以后就离开了。徐老太太最后回到了家,不过是被警察送回了家,虽然清岺心里有些疑问,却没有多说什么。姗姗找到了段正华,暗示段天朗对自己的态度很差,以至于会议考察团放弃正泰酒店。段正华听了姗姗的话,没有怀疑,表示会教训段天朗,让他道歉的,姗姗满意的离开了。当晚,段正华就找到了段天朗,让他去向姗姗道歉,迫于无奈,段天朗只能答应。姗姗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段天朗,低头微笑,她没有想到自己的进展可以这么快,她告诉自己一定要一直这样保持下去,直到和段天朗结婚。

段天朗再一次找到了清岺 ,请求对方帮自己的酒店布置香氛,清岺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但是想到姗姗让自己不要接近段天朗,于是她借用了丽丽花店的名义。只是后来,段雪晴看见清岺以后大发雷霆,因为酒店的花一直是她负责的,段天朗不经自己同意,她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于是暗地里安排人手就对花做了手脚。她安排客人装出对花粉过敏的样子,然后趁机换掉供应商。不料,被为段家姐弟送吃的的苏南撞破,苏南一眼就看出了猫腻。很快,段正华也得到了消息,段雪晴刚回家,就被段正华一顿大骂,他觉得段雪晴是在用酒店的声誉做赌注。还责令她,如果今年还不把自己嫁出去,那么就对外宣布解除父女关系。段雪晴反驳段正华是重男轻女的老古董,转身离开了家。姗姗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就带会议考察团的众人回到了酒店,此时,成德突然问起了之前香氛导致客人晕倒的事情。


第6集 清岺送花 段天朗晕倒

段天朗早有准备,他拿出了研究所对香氛安全鉴定书,成德很满意段天朗现在的表现,也很满意酒店的花香,他觉得清新自然,非常喜欢。于是,段天朗很顺利的拿下了国际环境合作发展的主办权。另外,由于段天朗超额完成了当初十个百分点的任务,所以段正华宣布段天朗成为总经理。段雪晴站在总经理办公室门口,在心里默念:我一定会回来的。段天朗没有意识到段雪晴对正泰酒店的执念。姗姗约了段天朗,段天朗闻见了她身上的香味,觉得和清岺手帕上的香味相似,于是就问了姗姗香水的来源,姗姗有意隐瞒就说是自己在法国买的手工香水,没有牌子。为了以防万一,姗姗将香水丢在了外面,却意外被跟踪在段天朗身边的丁海捡了回去。

想了一想,姗姗还是找到了清岺,告诉她段家人因为段天朗上次晕倒的事,在追查清岺香水的来源,还称她为三无香水,让她以后不要再提起花源的事情。清岺答应了,所以在段天朗想要见她的时候,清岺转身就跑了,段天朗追不上就想了个法子,以秘书吴华的名义订了一束花,让清岺送过来。于是清岺成功被堵在了大堂门口,两人追赶的时候被段雪晴撞见。段雪晴提醒姗姗注意管好段天朗,不然就要被清岺抢走了。姗姗再一次找到了清岺,清岺保证自己以后一定不会再和段天朗见面了,姗姗这才满意。恰逢姗姗为段天朗准备了一个生日派对,让清岺为自己布置会场,清岺很高兴,还陪姗姗一起去商场买了领带夹。段天朗收到姗姗的礼物以后,并没有很高兴,而是放到一旁。

姗姗再一次撞见了段天朗和清岺打闹的场景,心里止不住的嫉妒,于是她让段雪晴给自己支招。段雪晴告诉她,段天朗怕两种东西,其中一样就是郁金香,于是姗姗立马打电话给清岺,让她帮自己送一束郁金香给段天朗,当作什么礼物,不要告诉任何人是她送的。不知真相的清岺满口答应。在派对的门口,段天朗见到了清岺,很开心的想要迎上去,可当他看见清岺手上的花时,脸色瞬时就变了,连连退后,还让清岺滚。不明真相的清岺想要辩驳,却见到段天朗缓缓的倒在了自己面前,清岺来不及惊呼,大家就拥护在了段天朗身边,苏南知道是清岺惹的祸以后,毫不迟疑的给了清岺一巴掌。段天朗进了医院以后,还没有醒来,姗姗有点无措,她没有想到会害的段天朗晕倒。段雪晴让她安心,说自己有底,不用担心。段雪晴在离开的时候,看见在医院门口徘徊想道歉的清岺,段雪晴奚落了她一顿,就让人赶走了她。

段天朗出院的时候,段雪晴在他的背包里看到了清岺的手帕,段天朗什么都没说,就将手帕丢在了医院。却不想,姗姗去病房的时候,没见到段天朗拿到了手帕,虽然心里气愤他跟清岺不清不楚的关系,但还是将手帕带回酒店还给了段天朗。段雪晴偷偷告诉姗姗,段天朗曾经有一个比他大几岁的大学家教姜妍,只可惜后来姜妍绑架了他,所以从那个时候起,段天朗就特别排斥异性,她将这些告诉姗姗,就是希望姗姗不要误会段天朗,等天朗打开心结,一定会喜欢上珊珊的。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姜妍已经出狱了,而且还跟踪上了段天朗。

 

第7集 段雪晴记恨清岺 姜妍道出旧事

前台有人给段天朗送了一束郁金香,吴华不明真相的将花带到了段天朗面前,段天朗一脸惊恐的让他将花丢了出去,吴华将花丢掉了,留下来卡片。卡片上面写的是,想让段天朗下午两点到明镜园,她要当面道歉。上面并没有署名,但是段天朗认定是清岺。段天朗赶到了明镜园以后,却没有看到清岺人,只看到一个逃跑的背影。原来段雪晴到总经理办公室没有看到段天朗,反而看见桌面上的卡片。明镜园地处偏远,为什么会约在哪里见面?段雪晴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当即带着吴华赶了过去,只看到段天朗一个人以后,送了一口气。回到酒店以后,看见清岺,段雪晴正在气头上,就给了清岺一巴掌,喊着要将她送到警察局。看见附近有人已经在旁边拍照,段天朗出面带走了清岺,让段雪晴回自己的办公室。清岺否认自己去过明镜园,也否认自己是故意害天朗的。段天朗没有为难她就放她离开了。

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段天雪晴打清岺的视频已经被传到了网上,对正泰酒店的声誉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段正华等高层知道以后,要求段天朗立即撤回网上的视频,并且尽全力挽回公司声誉。姜妍在明镜园的时候,偷听到了段家兄妹的对话,知道了丽丽花店和清岺的存在,于是姜妍再一次用清岺的名义送了一束郁金香给段天朗。段天朗送段正华以后,看到前台的郁金香以后,胸口就难受的要死,段雪晴将他送回公司以后,就马上去监控室里查看送花的人是谁。很快,段雪晴就看到了姜妍的身影,当机立断的联系到吴华,让他寸步不离的守在段天朗身边。但是段天朗偷偷的约见了清岺,因为他想要证明是不是清岺在搞鬼。清岺一看见卡片就知道了不是自己的字迹。之前段雪晴找到清岺问过姜妍的事情,问她是不是姜妍一伙的。好奇心上头,清岺就问了天朗姜妍是谁?岂料,一提起姜妍的名字,段天朗就捂住心口难以呼吸。清岺喂他吃药,才好了一些。

姜妍再一次来到丽丽花店订了一束郁金香,起了疑心的清岺,悄悄的跟在她的身后,来到了市中心广场,只看见了躺在椅子上的郁金香。清岺刚拿起郁金香就看到了段天朗等人,她解释说不是自己,自己是跟着姜妍来的,说着指了指姜妍逃跑的方向。段雪晴来不及计较清岺,带着姗姗就追了上去,可惜追丢了,突然想起了倒在地上的段天朗,又跑了回去,将段天朗送回了医院。拥有绝对嗅觉的清岺闻到了姜妍身上郁金香的味道,成功的找到了她。姜妍带她到了一家餐厅,将旧事缓缓的讲了出来。原来,当初姜妍是段天朗的家教,情窦初开的段天朗爱上了姜妍,只可惜后来姜妍和一群人不知为何绑架了段天朗,段天朗误以为对方没有爱过自己,只是为了钱接近自己,伤心欲绝。段天朗被丢进了湖里,姜妍被人拉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段天朗沉入湖底。姜妍一直约见段天朗,是为了亲口说一声道歉。清岺了解事情始末以后,自告奋勇的说自己可以帮她。

 

第8集 八年心病终结开 丁海失业

清岺在医院找到了段天朗,只是段天朗不欲见姜妍,让她不要多管闲事。清岺安慰暗处的姜妍不要灰心。丁海意外的主动约见清岺,责问她为什么被打,清岺说没什么是自己的问题。但是清岺的言语却让丁海有了灵感,他决定为段雪晴写一篇报道,洗白打人的事件。丁海立马就赶到了正泰酒店,向段雪晴表示自己可以帮忙,以此来挽回正泰别墅酒店广告的合约。但是段雪晴嘲笑他,刚刚丁海的上司已经来过了电话,称打算辞退丁海,来挽回合约。所以完美的驳回了丁海的请求,丁海的手 紧握,脸色难看。清岺闯到了总经理办公室,但是只要她一提姜妍的名字,段天朗就异常暴躁。清岺让他不要逃避,只有面对心里的阴影才能真正走出来。段天朗让她不要再提这件事,将清岺赶了出去。段天朗这边正计划着解决视频的事情,清岺在一次锲而不舍的堵在了段天朗的身前。清岺和段天朗做了一个交易,她可以亲自出面证明视频然后配合段天朗,但是她要段天朗跟自己去一个地方,段天朗答应了。

清岺将他带到了福利院,和他说了一些自己小时候在福利院的事情,清岺当年选择性失忆,所以她忘记了自己的家人,她找不到她们,这就是她忘记痛苦的代价。所以清岺希望段天朗可以勇敢一次,面对自己的心病,走出那些可怕的噩梦。回到家的段天朗,依旧在回想清岺说的那些话,他比谁都害怕这场噩梦。清岺再一次找到了他,姜妍要走了,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放过彼此的机会了,逃避是懦弱不是办法。姜妍就在楼下,见不见让段天朗决定。段天朗最终还是下楼见了姜妍,八年前自己爱恋的人,如今站在自己的面前,中间八年的噩梦,段天朗心情复杂。姜妍低着头不敢直视段天朗,当年,她妈妈生病,急需要一大笔钱,受人蛊惑才会做错事的,姜妍哭着说出了当年的旧事,当年她不是故意要伤害段天朗的,她只是真的走投无路了。姜妍哭着让段天朗原谅自己,段天朗往前走了两步,让哭的伤心的姜妍靠在自己身上。两个被噩梦折磨了八年之久的人,终于在这一刻,原谅了彼此,放过了自己。段天朗送走了姜妍,姜妍临走的时候让他替自己向清岺说声谢谢。

就正泰员工打人的事件,召开了记者会,正面做出了解释,没有采取以往的公关方法,而是正面的道了歉,并以此为鉴。丁海没有挽回正泰广告的合同,杂志社的老总决定辞退丁海。丁海的同事长青想要为他说几句好话,却惹得老总不喜,老总说丁海就是一个小白脸,明明是穷秀才却想充当公子哥。丁海听了老总的话以后,气上心头,给了老总一拳,自己甩手离开。丁海被辞退,想要过上自己想要的人生,那就一定要参加商学院的课程,只是报名费需要二十万。丁妈妈意识到,只有和清岺结婚,才能拿到徐老太太手里的钱,才能送自己的儿子去上课。于是,第二天,丁妈妈就请清岺吃饭,态度温和,让清岺受宠若惊,还松口答应让清岺和丁海结婚。自从上次清岺带段天朗去了福利院以后,段天朗就对福利院上了心,隔三差五的,带着礼物去。段天朗说,只有给他们一个温暖的家,那些孩子们才会有颗温暖的心。得知段天朗的用意后,清岺很开心。清岺爬上滑滑梯玩闹,滑下来的时候,踢到了段天朗,段天朗一时没有防备,倒了下去,地咚了清岺,两人大眼瞪小眼,旁边吴华惊呆了眼。

 

第9集 清岺谎称怀孕 丁海看上姗姗

段天朗意外听见清岺说幼儿园的小孩们想要去爬长城,这已经是他们第三年的愿望了。于是,段天朗回到家以后,就和段正华说起了这件事,正泰发展到今天,离不开社会的支持,虽然每年都有回馈社会的活动,今年就提议带福利院的孩子们去长城。段正华觉得这个主意很好就让他自己去准备,然后拿过来签字就好了。这件事被段雪晴知道以后,就告诉了姗姗,姗姗原本想着要找清岺算账,但是想着如果被他知道,肯定会被说的。于是姗姗联系了几家媒体,将正泰酒店要带孤儿去长城的事情大肆报道。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段天朗和清岺等人是不愿意曝光这件事的,所以当这个报道一出来,清岺就愤怒了。她跑到段天朗的办公室,对着段天朗一顿臭骂,说他是披着羊皮的狼,就只知道利用孤儿赚钱,不顾孤儿的感受。段天朗此时并不知道新闻的事情,被清岺这样大骂,心情也不好。

后来清岺走后,从吴华口中得知,带福利院孩子去长城的事被姗姗捅了出去,难怪清岺会如此生气。段天朗跑去找姗姗,指责姗姗不该这么做,姗姗说自己只是想帮忙,想帮他在正泰站稳脚步,段天朗说自己不需要别人的帮忙,姗姗既不是正泰的人,也不是段家的人,让姗姗做好当朋友的本分。两人不欢而散。丽丽怀孕了,长青兴奋的拿着孕检报告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丁海。丁海悄悄的扣下了丽丽孕检的照片。许老太太在清岺的桌上看到了丁家的戒指,她想着不能让清岺受欺负,所以带着戒指到了丁家,将戒指还给了丁海。丁海掏出准备好了的照片,让徐老太太误以为清岺怀了自己的孩子。徐老太太听到这个消息,直接跑回了家,打电话让清岺立马回家。但是清岺被丁海喊了过去,丁海说了一大堆甜言蜜语,然后问清岺喜不喜欢孩子,说服清岺和自己一起演戏,欺骗奶奶肚子里有孩子了。清岺太爱丁海了,于是她答应了。

听见清岺亲口承认自己怀孕了的事,徐老太太伤心的让清岺出去。清岺知道自己伤了徐老太太的心,但是她觉得自己离不开丁海,所以没有将实情说了出来。还是徐老太太先服了软。徐老太太主动找丁家的人讨论婚期的事情,丁家里明里暗里的表示清岺是一个孤儿,没有嫁妆会被人嘲笑的。徐老太太是真的将清岺当自己的孙女,所以她将自己的香水储备金的二十万全拿了出来,交给了清岺,清岺看着这些钱,红了眼。清岺拿到钱以后,就将钱交给了丁海,今天是商学院最后的报名时间,丁海拿到钱以后,来不及和清岺周旋,就迫不及待的进入了商学院。丁海发现姗姗竟然是自己管理经济学的讲师,比起一般的富家女,姗姗的背景显得更加雄厚,所以,丁海很快就将姗姗列入自己的目标。清岺打算将丁海介绍给姗姗认识,丁海在门口看见是姗姗时,就转身离开了。第二天,丁海面色如常的和姗姗打招呼,并且不动声色的拿走了姗姗备课的资料。

 

第10集 姗姗羞辱丁海 清岺拿到结婚证

姗姗上课的时候,慌张的发现自己的资料不见了,讲课的时候结结巴巴的。就在地下的学生们抱怨的时候,丁海站了起来,开了个头又和姗姗配合了一下,才让姗姗按照内容讲了下去,姗姗感激的看了丁海一眼。下课以后,姗姗受到了听课老师们的表彰。为了表示感谢,姗姗邀请丁海一起吃饭,丁海善于调节气氛,在餐桌上逗得哈哈直笑,趁姗姗去洗手的时候,丁海将单给买了。因为只有这样,姗姗才会请他吃下一顿饭。姗姗有事先走了,丁海接到了丁妈妈的电话,原来徐老太太因为婚事迟迟不进行,才来探探口风。丁海说等自己找到新的工作以后,就会给清岺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的。徐老太太让丁海一定要好好对待清岺。姗姗无意间看到了丁海身上的领带夹,当初服务生说过,那个领带夹只有两枚,只有自己和清岺买了,姗姗这个时候才知道丁海的身份,她觉得事情变得有趣了。

姗姗故意将丁海带到自己的茶室,请他喝茶。席间,丁海拿出了自己事先准备的手链,手链的名字为“你值得被爱”。姗姗没有接下,她坦诚布公的将一切都捅了出来,非但如此,姗姗说他是草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还用钱侮辱丁海。丁海气急,就离开了茶室,去了酒吧。因为觉得父亲重男轻女的段雪晴在酒吧买醉,遇到了同样失落的丁海。丁海一直以为雪晴是段天朗的女友,他让段雪晴离开段天朗,因为他明白了,在有钱人的眼里,他们只是玩玩。丁海将手链戴在了段雪晴的手上,安慰她几句就离开了。段雪晴看着自己手上的手链,说了一句傻瓜。段雪晴回到家以后,碰到了等候已久的苏南,但是雪晴觉得她是惺惺作态。段正华看着醉醺醺的雪晴,气不打一出来。段雪晴想要正泰酒店,正泰酒店就是她的心血,如果可以把正泰交给她,她做什么都可以。但是被段正华一票否决了,因为他觉得段雪晴不适合继承酒店。段雪晴哭着跑回了房间。

徐老太太带着清岺再一次来到了丁家,质问丁海什么时候和清岺完婚,如果不完婚,就赶紧还钱。丁海昨天晚上收到姗姗的羞辱以后,有些自暴自弃,于是他同意和清岺完婚,并且立即带清岺去取了证。但是丁妈妈以经费为由,不让清岺举办酒席,清岺虽然难过,还是同意了,还说服了徐老太太。段天朗收到了清岺的花,却没有见到清岺,在门口遇见了姗姗,从姗姗口中的清岺结婚了。段天朗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生气,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是喜欢她么?段天朗嗤笑一声,否决了这个奇怪的念想。丁海和姗姗在清岺的安排下,见面礼,此时的丁海否决自己认识姗姗,饭桌上,两人说话带着火药味,谁也不让谁,就连清岺也感觉到气氛微妙。姗姗离开以后,丁海质问清岺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她认识山城集团的千金鞠姗姗,清岺一脸莫名,因为她觉得姗姗就是姗姗啊。丁海不知道该说清岺单纯还是愚蠢了。


第11集 丁海威胁姗姗 天朗情愫暗生

丁海再一次拦住了姗姗,警告她不要在清岺面前乱说话。两人不欢而散。为了提高正泰酒店品牌的形象,段天朗再一次将目标放在了香源上。吴华觉得清岺是这个方面是行家,就带着段天朗去了花圃。姗姗在暗处听到段天朗要去找清岺,立马打电话给清岺,欺骗清岺说段天朗想要找她追究以前的事情,如果段天朗过去就通知自己。清岺这边刚挂了电话,就看到了段天朗找过来了,于是清岺躲了起来,让徐老太太将对方打发走了,而自己打电话通知了姗姗。段天朗说自己是来找一味香源的,留下来名片,让徐老太太记得叫清岺联系自己。姗姗气势汹汹的找到段天朗,质问他为什么还要找清岺。段天朗说自己只是想找到香源,姗姗一口咬定这是自己买的,不是清岺配制的。一旁的丁海,听到了姗姗和段天朗的对话,他在疑惑段天朗为什么要找清岺,还要问香水的来源。当晚,清岺无意间看到了丁海捡回来的那瓶香水,她记得这个味道,这明明是自己配制送给姗姗的,为什么在这里?丁海得知香水的来源以后,高兴的抱着清岺说她是自己的聘金。

丁海带着香水找到了姗姗,说自己要去找段天朗拆穿这个谎言,姗姗拦住了对方,问他要什么,丁海笑着说自己还没有想到。姗姗回到家以后,看到了正泰集团的员工从自家爸爸的书房里离开。姗姗意识到鞠父可能有着不为人知的计划。世人都觉得姗姗嫁给正泰,会以山城集团为嫁妆,但是鞠父却觉得不能如此便宜段天朗,所以他暗地里想要拿下正泰,将正泰作为嫁妆。姗姗计从心来,姗姗从鞠父那里拿走了正泰的商业机密,交给了丁海,拿回了香水,并且约定此事到此为止。段天朗几次找清岺都被清岺躲了过去,结果清岺在路边车上发小卡片的时候,自己遇到了段天朗。清岺为了躲避城管罚款,拉着段天朗就跑了。段天朗因为快速奔跑,喘不过气晕倒在地,清岺过于着急,立马蹲下给他做人工呼吸。段天朗醒来的时候,看见清岺在给自己做人工呼吸,两人大眼瞪小眼。被路过的阿姨误会两人的关系。

丁海拿到正泰商业机密以后,跑到正泰酒店跟踪销售部经理,发现真的是刘定辉在背后运转。丁海发现刘定辉的女朋友是自己的小学同学单晓丽,他约了单晓丽,趁单晓丽不注意,拷贝了对方U盘里所有的文件。丁海又让长青帮自己查了查国际专家顾问团的信息,这是以倒卖商业机密赚钱的网站。段天朗来到花圃,和徐老太太签订了鲜花供应的合约,送段天朗的时候不慎摔倒,天朗想要扶起徐老太太的时候,被回来的清岺误会是他欺负徐老太太,立马拿起扫把将天朗和吴华赶了出去。从徐老太太口中得知是自己太冲动误会了天朗,清岺亲自跑到正泰酒店向段天朗原谅,但是段天朗一看到她就吓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两人说话的功夫,段天朗意识到姗姗欺骗了自己,那香水是清岺配置的,但是姗姗为什么要说谎呢?自从上次清岺为自己做完人工呼吸以后,自己一见到清岺就心跳加速,段天朗怀疑自己喜欢上清岺,但是他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一个有夫之妇呢?!

 

第12集 姗姗谎言被揭穿 雪晴对丁海动心

段天朗让吴华帮自己买了一套婴儿用品送给清岺,清岺收到以后很开心。路过的刘定辉看到以后,误以为是段天朗和清岺有了孩子,立马[跑去找段雪晴。段雪晴看着和清岺有说有笑的段天朗,她从来没有见过段天朗这么温柔的表情,她觉得段天朗可能已经喜欢上了清岺。清岺和段天朗冰释前嫌,解开了两人的心结。段天朗主动约见了姗姗,问她为什么要骗自己,他已经见到了清岺,知道了手帕的事,知道了香水的事情。姗姗哭着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她只是想帮天朗。她不想当天朗的妹妹,她想嫁给天朗,两人不欢而散。姗姗求助雪晴,雪晴答应姗姗取消清岺供应商的资格。雪晴很快就向上面的董事会递交了取缔清岺花圃供应商的资格,段天朗知道以后就找雪晴争辩,因为梦菱百合是花圃独有的品种,所有他才会选择签约,将其作为酒店的品牌,这一切和清岺没有关系,只是为了企业的发展。但是雪晴发言:就是因为清岺的存在,所以她不允许。

他们的对话被段正华听见了,段正华以段雪晴阻碍了企业的发展为由将其调离了正泰酒店,将她发配到了正泰百货去。雪晴在酒店工作了这么多年,所有的心血都在这里,面对段正华的决定,雪晴愤然离去。雪晴在酒吧喝闷酒,遇到了丁海,丁海只当她和段天朗吵架,开口劝慰她不要为了那些人伤心。听说雪晴被正泰酒店解雇,丁海放言自己一定会为她报仇的,雪晴笑着说他天真。丁海将喝醉了的雪晴送回了宾馆,丁海被关在了门外,笑笑就离开了。段天朗来见清岺的时候,看见了丁海,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原来丁海是清岺的丈夫。晚间,丁海和清岺回家的时候,丁妈妈已经吃完饭了,得知丁海吃过就收了饭菜。回到房间,清岺为丁海收拾衣服的时候,发现丁海晚饭竟然吃了五百的牛排,她失落的说自己还没有吃呢,没想到丁海竟然会吃这么贵的牛排。丁海为她端了一碗饭进来,清岺感动极了,直说丁海体贴。段雪晴打了电话给自己的亲生母亲,答应了相亲。

于是第二天,全盛集团的公子哥就坐在了雪晴的对面,他说只要雪晴同意自己在外面养小三,那么这门婚事就定了。段雪晴嗤笑一声,没有回答。丁海在旁边看到了两人相亲的过程,上前去将太子爷大骂了一顿。丁海觉得自己是帮了雪晴,因为他在雪晴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所以他才会这么不顾后果的将人骂跑。雪晴没有领情,甩手离开了。当初雪晴喝醉了的事,掉了一个包包,包里有一章山城集团晚会的邀请函,被丁海带回了家。丁妈妈以为是丁海送给清岺的,将包包藏了起来。丁海回来找的时候,发现包包不见了,在丁妈妈的陷害下,丁海以为是清岺拿了自己的包包,责骂了清岺。清岺晚间回来的时候,发现家门口的锁被换了,丁海不在家,丁妈妈不给清岺开门,清岺只能离开。丁海到了晚会上,发现雪晴是段正华的女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故意不告诉自己她的身份,然后玩弄自己。段雪晴笑着说,难道要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你,然后让你追刘雅丽一样追自己吗?两人不欢而散。

 

第13集 丁海相亲被搅局 被段正华亲睐

晚会上,段正华一直再夸赞段天朗,惹得段雪晴不喜。段正华深知段雪晴的脾性不适合经营,两人在暗处争执的时候,被丁海听到了。丁海原本是冲着段正华来的,想借着手上的那份商业机密,在正泰混个一官半职,但是他现在改变主意了。丁海将手上的资料交给了段正华,说是段雪晴拜托自己调查的。段正华走后,丁海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雪晴身上。清岺进不了家门,无奈之下来到了花圃徐老太太这里。徐老太太开心的告诉她,今天朗来过,说要以梦菱百合为基调研制香氛,这离她们研制香水的梦想不远了。为了不让徐老太太担心,清岺又离开了花圃,此时丁海已经回来了,在丁妈妈的诬陷下,他误会清岺夜不归宿,清岺心里委屈,却没有多说什么。清岺晚饭没有吃,就在厨房为自己煮夜宵,被丁妈妈发现以后,她讽刺清岺不懂事,丁海过来打圆场,几人争执间,丁妈妈假装烫伤了手,丁海立马将她带回了房间,留下了清岺一个人在厨房。

丁妈妈不喜欢清岺,整天想着让自己的儿子离婚。第二天,丁妈妈替自己的儿子约了一个女孩,叫陈娜。清岺看见丁妈妈从酒店里出来,误以为是丁妈妈想吃里面的东西,于是清岺就进去点了两份点心,却意外撞破丁海在和陈娜吃饭。清岺走上前去,陈娜知道清岺的身份以后,向丁海泼了一杯水就离开了。清岺跟着丁海回到家,一直追问丁海跟那个女孩是什么关系。丁妈妈此时已经接到陈娜的电话,知道好事被清岺破坏以后,丁妈妈指责清岺破坏丁家的好事。清岺说自己是丁家的媳妇,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和丁海离婚的!气急的丁妈妈给了清岺一巴掌,丁海连忙抱住丁妈妈,因为气急攻心,丁妈妈差点晕倒。清岺被支回了房间,安抚好自己的妈妈以后,丁海回到了房间,如果清岺再气倒丁妈妈,就真的离婚!清岺不可置信的看着丁海。

这个时候,丁海收到了信息,是联合财经的人发来短信,让他速回杂志社,有重要的事情相商。他还来得及回复,长青的电话就来了,段正华点名要丁海去采访他。丁海顺利的回到了杂志社。丁海按照约定时间来到了正泰酒店,段正华问起了他和雪晴的关系,丁海含蓄的说只是君子之交,段正华让丁海为正泰名下的企业做专访,并且趁机帮自己看看公司里还有没有像单晓丽一样的人。段正华将丁海带进会议室以后,段家姐弟都惊呆了。会议上,段雪晴的提案受到了段正华的质疑,让她回去再准备一份详细的计划书交上来。段雪晴当众被剥了面子,心里难过。会议结束之后,丁海回到了会议室,看到了在位置上发呆的雪晴。段雪晴知道他是为了接近段正华才接近自己的,所以让丁海以后离自己远一点。

丁海看着雪晴的眼睛,说自己是为了她好,他会帮她的。清岺回到家以后,发现丁妈妈竟然准备了饭菜宴请陈娜,清岺说自己才是丁家的儿媳妇,她不会离开这里。两人争执间,陈娜到了,听见了两人的对话,骂了一声骗子,就离开了。丁妈妈追了上去,陈娜说自己要将丁海已经有老婆的事情告诉所有的婚姻介绍所!清岺伤心的跑回了花圃,这个时候丁妈妈追了过来,指着清岺的鼻子骂她,还将假怀孕的事情说了出来,她将罪名都安在了清岺身上,说是清岺为了结婚才说自己怀孕的。徐老太太一时接受不了打击,晕了过去。丁妈妈也因为情绪太激动,倒在了地上。将两位老人送到医院以后,清岺照顾完徐老太太去见丁妈妈,却被丁海拒之门外。丁海买饭回来发现丁妈妈不见了。

 

第14集

任秋丽醒来立刻哀求丁海离婚,见丁海不答应便私自离开医院要去敬老院跟儿子分家。丁海说服清岺,为了两家老人的健康暂时离婚,待日后取得谅解后再复婚。清岺忍痛答应。丁海跟踪雪晴发现了她的另一次相亲,他故意出现扰乱雪晴的心情。雪晴丢下相亲对象去追丁海,但又碍于丁海身份卑微不愿承认自己的感情。她告诉母亲自己不再相亲。

清岺回到花圃,遇到天朗,天朗便带清岺去海边散心,两人关系和缓。丁海在酒吧终于等到雪晴的出现,二人醉酒有了一夜情。离婚后的清岺决心认真工作并期待着与丁海复婚。她为正泰酒店的香氛分配做了计划书,天朗把香氛工作全权委托给她,并对她照顾有加。清岺完成了酒店的香氛工作,天朗非常满意,请她吃饭。丽丽看出天朗对清岺非同寻常,提醒清岺:日后要跟丁海复婚就必须跟天朗保持距离。天朗这才知道清岺已经离婚的事。

 

第15集

清岺研制成功一款香氛,天朗带着香槟来花圃庆祝。徐庆伦犯病把清岺和天朗凑成对,清岺只当她喝醉了。天朗为了证实自己对清岺的感情,亲了她一口。丁海故意不接清岺电话,与孙长青一起加班写正泰集团的计划书。段益华的好友金厂长对酒店的香氛很感兴趣,向天朗提出合作生产的邀请,天朗拒绝。

丁海决定改变计划:让刘成辉谎报军情,让雪晴在董事会上准备不足。刘成辉按照丁海的吩咐,故意把金厂长的提议告诉雪晴。雪晴果然中计,试探天朗的口风后把重心放在日化品上,忽略了段正华交代的事情,雪晴找金厂长提出合作的事,并承诺说服董事们。

 
 
编辑精选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