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丁小雨二月三十号见,≡KO.4╄→『转帖』丁小雨二月三十号见

日期:2017-05-03 18:44
核心提示:一楼给小雨楔子 我的全名叫默颜浠雅·伤,在麻瓜面前叫默伤。 我来自时空夹缝,不属于任何一个时空,我的战力指数超过七十万点,

一楼给小雨


楔子
     我的全名叫默颜浠雅·伤,在麻瓜面前叫默伤。


     我来自时空夹缝,不属于任何一个时空,我的战力指数超过七十万点,但是,我并不喜欢杀戮,所以,即使遇到危险,我也从不使用异能。


     在时空夹缝中,我被视为至高无上的主,只是因为时空之神的一句话,我全家被灭口,而我,被时空之神领回家学习异能,所以,时空夹缝中的人都认为我和时空之神有着亲密的关系,从而对我唯命是从。


     我喜欢笑,但不会笑;我喜欢哭,但我不会哭……直到遇到他——丁小雨,一切都变了,我会笑了,会哭了,会爱了……


     时空之神是我的仇人,他杀了我的亲人,逼我放弃了我最爱的人,可是……我却不能报仇,因为,他是我的生父,可笑……


     丁小雨,让我爱到可以付出生命的人,可……


     金时空、铁时空、银时空……发生的一切,我都知道,在监视器中,我总是能看到,那个为了兄弟,为了爱情受伤的人——丁小雨。


     而如今,终极一班,我默颜浠雅·伤来了,准备好了吗?



终极一班


     “Good morning,同学们好!”


     “老师好!”


     “哦哦哦!老师有好消息要告诉大家,猜猜看是什么?”田欣饶有兴趣地说。


     “老师,你战力指数又有突破啊!”汪大东一脸担忧地说。


     “哪有,大东啊,你不要整天都想打打杀杀的好不好!”田欣一脸无奈的摇摇头。


     “老师,你要结婚了?”下巴妹妹似乎也很有兴趣。


     “不是啦!”田欣的脸上出现了两朵红晕。


     “老师,到底是什么啦?”金宝三怪里怪气的问。


     “咳咳咳!”田欣清了清嗓子,“大家欢迎新同学!”田欣带头鼓起了掌。


     随着大家的掌声,默颜浠雅·伤缓缓地走了进来。


     “给大家介绍一下吧!”


     “我叫默伤。”冷冷的语气丝毫没有影响金宝三的热情。


     “默伤妹妹啊,我是班长金宝三,有事没事都可以找我哦……”


     “金—宝—三—!!!” “旷”,金宝三华丽丽的倒下了。


     “默伤……你就做在丁小雨的旁边吧,就是那个在桌上弹琴的人的旁边。”虽然默伤很想给她一个微笑,可是扯了扯嘴角,无奈,还是不行。走到丁小雨的旁边坐下,看了他一眼,才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丁小雨对上默伤的眼神立刻转移了方向。


     传音入密……


     【“喂!自恋狂,小雨,你们不觉得这个女生超特别的吗?”


     “自大狂,你很无聊啊!”亚瑟王翻了个白眼。


     “不是啊,自恋狂,我觉得这个默伤好冷哦,和我们的小雨是一个系列的,是不是啊,小雨?”汪大东笑咪咪的。


     “大东,不要开玩笑了,如果让她听到了……”


     “小雨,安啦,她应该是个麻瓜,怎么会听到呢?”汪大东自信满满的说。


     “我听得到!”默伤幽幽的说。】


     “什么!!”汪大东突然站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田欣担心地问。汪大东摇摇头随后坐下。


     默伤无视他们怀疑的眼光,继续听课。


     无奈,汪大东他们不能用传音入密,只能干瞪眼。


     叮叮叮…………


     放学的钟声解放了终极一班的各位,但是对于默伤来说,这铃声无疑是他最不想听到的,因为,她不知道去哪……


     “嗨!新同学,我叫汪大东,终极一班的老大,也是KO3!”汪大东有好的伸出手。


     “默伤!”回握了手。


     “王亚瑟你也可以叫我亚瑟王,一样是KO3。”


     “你好!”


     “雷克斯,KO2。”雷克斯推了推眼镜。


     “你好!”


     “丁小雨,KO4。”微微点了点头。


     “我知道。”


     “我、叫蔡、五、熊!是、亚瑟的、女、朋友!”


     “恩。”


     “蔡云涵,KO7。”


     “默伤。”


     “默伤 啊,你和丁小雨真的好像哎!”


     “哦!”默伤点点头。


     “自大狂,我觉得……默伤比小雨的话还要少呢!”亚瑟王把书包背好。


     “管他的呢!今天心情好,大家要不要去断肠人的摊子上坐坐啊?”汪大东建议道。


     “我要和五熊约会,先走了!”王亚瑟搂着蔡五熊走了出去。蔡云涵和技安也跟了出去。


     “酒店那边有些情况,我要去处理一下,就不奉陪了。”雷克斯不好意思的说。


     “算了,你先走吧,小雨,你呢?”汪大东失望的问。


     “我?无所谓。”淡淡的语气,没有一丝波动。


     “默伤,你呢?”


     “我……也可以去吗?”默伤有点受宠若惊。


     “当然。”汪大东拍拍胸口。



风雨断肠人


     “哦?有新朋友啊?”断肠人眯着眼看着默伤。


     “对啊对啊!断肠人,她叫默伤,是今天新转来的,和小雨一样,都超冷的!”汪大东兴致勃勃的介绍着。


     “默……伤? 是要跟你套套近乎呢?还是……离你远一点啊?”断肠人阴阳怪气的说。


     “唉,小雨,断肠人又犯神经了!”丁小雨只看了默伤一眼,然后低下头。断肠人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和当初的雷克斯一样?还有她的战力指数,能听到我们传音入密的对话,但是,却丝毫感受不到她的战力指数,默伤,你是谁?


     “好啦,不说这些了,我们的默伤小朋友,你要吃点什么啊?”


     “你……最拿手的是什么?”默伤试探的问。


     “小雨,默伤和你问断肠人的话是一样的唉!”汪大东碰了碰丁小雨。只是,人家丁小雨没理他。


     “西餐。”


     “那我要……珍珠奶茶!”默伤一说完,汪大东和丁小雨的脸色大变。


     “不要点,它和你想的不一样啊!!”汪大东抓着默伤的肩膀猛摇。


     “汪大东!!”断肠人瞪着大东,“给新朋友一点尝试嘛!稍等,马上就来!” 嗖的一声,断肠人蹲在桌子底下,大家应该知道,他在干吗吧。


     “默伤,不要喝啊,小雨,你带她先走吧!”汪大东一脸担忧。


     “不用!”默伤的心里有些许感动,毕竟,汪大东是第一个关心她的人。


     “可是……”丁小雨也想说些什么,可被断肠人打断了。


     “来,你的珍珠奶茶。”


     “谢谢!”默伤端起杯子,慢慢地喝了下去。“好喝!”


     “什么?好喝?”汪大东和丁小雨出奇的一致。


     “呵呵,默伤小朋友,以后常来断肠人哥哥这儿啊,这杯免费。”断肠人高兴的都快飞起来了。


     “嗯!”默伤点点头。金时空果然让我感到温暖,断肠人、大东、小雨,谢谢你们让我尝到有亲人的感觉,虽然,我们认识不到一天……


     “快10点了,我先回家啦,小雨、默伤拜!明天见喽!”汪大东骑上他的摩托车回家睡觉啦。


     “默伤,我们也走吧!!”丁小雨拿起书包。


     “嗯!”家?我有吗?现在我要去哪?默伤低着头,默默的跟着丁小雨。


     “喂喂!你们不跟我说再见吗??”断肠人气的跳脚。但是,瞬间……“默颜浠雅•;伤,你果然和传言的一样冷啊,看来,金时空又要发生一场恶战啦,我断肠人的摊子还能摆多久啊?”


     *************************怖再喜欢你,而是爱你***********************


     “不要跟着我!”丁小雨对着默伤皱着眉。


     “我……知道了。”默伤转身,“对不起。”


     丁小雨愣在了原地,她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因为她跟着我吗?丁小雨抬起头看了看空中的星星,安琪,你在美国过得好吗? 糟糕,天这么晚了,我竟然让默伤一个人回家。想到这儿,丁小雨想默伤离去的方向追去……


     “小妹妹,一个人啊,要不要哥哥陪你啊!”刀疤杰森摸着下巴,色眯眯的看着默伤。


     “你是谁?”


     “我都不认识?听好了,我就是——刀疤杰森,怎么样,怕了吧!!哈哈哈……”


     “不认识。”


     “什么?小妹妹……”说着刀疤杰森向默伤走去。


     “放开她!!”丁小雨正好看到这一幕,一瞬间,他竟然害怕自己会失去默伤。


     “小朋友,学人讲义气啊,哥哥可是有练过的哦!”刀疤杰森根本没把丁小雨放在眼里。还拍了拍小雨的头。


     “不要拍我的头!”丁小雨的杀人眼光让刀疤杰森有点害怕,但在小弟的面前还在装,“我就拍!!”说着又拍了几下。


     “唉!我已经警告过你,不要再拍我的头……”丁小雨缓缓的伸出左手,“纳~命~来~”


     “啊—啊—啊—啊—啊—啊!!”几声惨叫,刀疤杰森和她的小弟们,全部倒地。收起左手,“我最讨厌暴力!”


     “谢谢!”默伤知道,如果丁小雨不来的活,自己在劫难逃,因为自己不会用异能来伤人的。


     “不用,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丁小雨冷冷的声音却让默伤感到异常的温暖。


     “我……没有家!”默伤无所谓的语气让丁小雨觉得非常的心痛。


     “对不起!那你现在住在哪?”默伤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


     “那……今晚你在哪过夜?”默伤仍将摇摇头。两个人就这样站着。丁小雨看着默伤,竟然出神了。第一次遇到比我话还少的人,默伤,你真的很特别……


     “丁小雨,我……可以住在你家吗?”默伤有点害怕。


     “嗯!”本想拒绝,但是嘴巴却先做出了决定。


     “谢谢!”默伤的脸飘来了两朵红晕


因为那里楼很高,所以我在这里转贴一下


黑只有在夜来临的时候,才会尽数释放她的柔情,蜕回为妙曼绵柔的妩媚女子。黑是夜绘制的花朵,夜是黑编织的花蓝,盛着爱与恋互相懂得,彼此疼惜的语言。黑用冷伪装坚强,夜以静隐忍苍凉,即便是喁喁私语,也不会夹杂一丝丝的哀伤,总是那么自然的透着心甘,亮着情愿。这样的时候,周身的一切,连同自身,便成了海里的鱼儿,幸福地安妥。


     “丁小雨,你开心吗?”默伤淡淡的看着身旁的人。


     “嗯,很开心!”虽然很奇怪她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回答了。


     “那……你会笑吗?”在默伤心里,她和丁小雨是一样的冷淡,或许……丁小雨也不会笑吧!


     “为什么这么问?”默伤这个女孩真的有很多秘密。


     “因为我不会笑。”默伤很真诚的看着丁小雨。


     “怎么可能?”丁小雨一点也不相信,即使是像他这么冷的人也会笑,更何况是眼前的这个女生。


     “真的!”


     “那你能告诉我原因吗?”话一出口,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爱管闲事了。


     默伤的身体一颤,看了看充满星星的夜空,像在回忆,眼中闪过一丝害怕的神情,“对不起,我……不想说。”低下头,肩膀有些颤抖。


     她……哭了吗?“你哭了?”


     “我不会哭。”默伤抬起头,迎上了丁小雨担心的眼神。


     怎么可能?这个女生给丁小雨的震撼太大了,不会哭、不会笑,在他的心里,女生应该像安琪一样,因为每次遇到安琪,她是不在哭,就是满脸笑容的看着周围的每个人,而默伤……天哪!我在想什么,怎么会拿她和安琪比?


     “丁小雨,你在想什么?”默伤看着他脸上的变化,不禁纳闷,一个这么冷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表情?


     “我在想安琪。”说完,连丁小雨自己都吓了一跳,我怎么会和默伤说?


     “哦!”除了哦,默伤实在是想不出可以说什么了。奇怪?心里怎么会有一点不舒服呢?


     “早点睡,明天还要上课。”丁小雨脸红红的低着头。


     “我睡帐篷,那你呢?”


     “我在外面。”


     “我陪你。”想也没想,默伤脱口就出。


     “你还是去睡吧!”丁小雨没想到默伤会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暖暖的。


     “没关系,我陪你!!”


     “好吧。”拗不过默伤,只好妥协了。丁小雨将外套盖在她的身上。


     “谢谢!”或许,连默伤自己都没察觉,嘴角有些轻微上扬。


     *************************怖再喜欢你,而是爱你***********************


     默伤和丁小雨两个人低着头,脸都超红的,因为…………


     “对不起,对不起……”丁小雨一个劲儿的道歉。


     “不用说对不起,我没有怪你。”默伤的头都快碰到地了。


     昨晚,默伤不小心靠着丁小雨睡着了,而丁小雨很绅士的搂着她的肩膀,希望她可以睡得好一点,可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睡着了,由于惯性,手就从默伤的肩膀上滑了下去,顺带把她的衣服也扯了下去,一早醒来,默伤就光着肩膀躺在丁小雨的怀里……



hi,楼主,你的文挺好看的,······可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说话呀


我才发,
没有人和我说话


“特大消息,特大……”


     “金宝三,一大早的鬼扯什么啊?”汪大东拿下盖在脸上的书。


     “不……不是啦,东哥~~,人家只是有消息要告诉你而已啊……”金宝三的声音越来越小,一副腻腻的表情。


     “有话快说!!”白了他一眼。


     “是这样的……今天的天气不错,我就想去买甜不辣、甜甜圈吃啊……”金宝三似乎还沉浸在他的美食中。


     “金宝三!!说重点!!”王亚瑟忍不住插了句嘴。


     “亚瑟王~~快了快了,你们猜,我看见了谁?”


     “金宝三!!你内伤不想好了!!”煞姐举起拳头。


     “我说就是啦!!”金宝三一脸委屈。“是丁小雨和新来的默伤,他们一起上学哦!!”


     “哦!”众人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他们一起哎!一起!!”金宝三加强语气强调。


     “什么一起啊?”丁小雨和默伤站在门口。


     “小雨!你不会真的和默伤一起来的吧?”汪大东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有什么不可以吗?”默伤和丁小雨都一脸不理解。


     “一起上学没有什么不可以,只是……为什么你们的脸……那么红啊?”亚瑟王也开起了小雨的玩笑。


     “有……有吗?”默伤尴尬的开口。


     “嗯嗯嗯!”大家都将头猛点。


     “呵呵!快上课了!我先回位了!”默伤低着头默默的走了过去。而丁小雨也紧随其后,这不免让人产生一些联想。


     传音入密……


     【“小雨!老实交代!你们……有没有……”汪大东八卦的问。


     “自大狂,只看小雨和默伤的表情就知道……他们肯定有事好不好!”王亚瑟放下书也加入了进来。


     “说的也是啦,自恋狂,没想到……我们冷冷的丁小雨也……”


     “够啦!再说,小心我的右拳!!”丁小雨投来了杀人的目光。


     “不说了!”汪大东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不过……小雨,你对默伤到底什么感觉啊?”亚瑟王的玩笑话竟让丁小雨认真想起来。


     “王亚瑟、汪大东,田欣班导好像在看你们呢?”默伤好心的提醒,不过也是害怕听到丁小雨的回答,害怕……他们连普通朋友都当不了。】


     听了默伤的话,亚瑟王和汪大东抬起头看着班导快要发飙的脸,只好尴尬的笑笑。虽然班导坚决不学传音入密,不想窥听学生们的秘密,但是,凭借她超高的战力指数多少也能看出些端倪。


     丁小雨望向默伤OS:默伤,你冷静、淡定的背后究竟藏着什么呢?为什么你不会笑?为什么你不会哭?为什么你会有连雷克斯都察觉不到的战力指数,为什么你会让我放心不下呢?为什么你总是想让我保护你呢?为什么对你的感觉超过了朋友之间的那种友情,为什么你会让我有这么多的为什么?默伤,你……真的很吸引我……



沙发


默默也终于开坑了


(*^__^*) 嘻嘻……


LL、这篇文都大结局了、你咋才发呢?
还是说这是你转的?
要是转也应该是带个括号说明一下啊……


我上面写了,
≡KO.4╄→((『转帖』))丁小雨二月三十号见
你可以到一楼看一看。


默默
我来顶顶
~~~~~~~~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报告,我来拉!


冒个泡


谢谢


真勤快……反正比我勤快……


谢谢


顶顶,怎么没有了~


默伤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竟然不由自主的找起丁小雨来。“笨蛋!他怎么会在这儿啊?”默伤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继续向前走去。


     今天晚上……还要住在小雨那儿吗?这样会不会太……那个了,算了!还是自己找房子住吧,反正自己有的是钱。


     “海滨别墅?会不会太贵啊?郊外别墅?会不会太远啊?还有……怎么都是别墅啊?”默伤露出了难得一见的表情。


     “你看的是别墅专区,当然都是别墅啦!”


     “丁小雨!!”默伤楞楞的看着他。“你……你怎么在这儿啊?”


     “当然是租房子啊!”丁小雨显然有点看白痴似的看着默伤。


     “哦!”默伤低下了头。


     “你……找好了吗?”丁小雨冷冷的问。


     “还没,这里的房子都太大了!你呢?”


     “我也是!”正当两个人都沉默的时候,一位售楼小姐走了过来。


     “你们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礼貌的弯了弯腰,但眼睛一直盯着丁小雨看。


     “我们想要一套不算大的公寓。”默伤也很讨厌这个人。


     “是两位一起住吗?”


     “是!”丁小雨简单的回答伤透了售楼小姐的心。然而,默伤也很吃惊。


     传音入密……


     【“我只是……想气气那个人。”丁小雨急着向默伤解释。


     “哦!”原来是这样啊!竟然有种失落的感觉。“那就……两个人一起住吧。”


     “恩!”】


     办好手续,丁小雨和默伤准备回他们的新家看看。


     “默伤,你从小就不会笑吗?”丁小雨望着她。


     “啊?”没想到丁小雨会问的这么直接,“不是!”


     “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奇怪,自己什么时候这么鸡婆啊?


     “六岁!”周围全是血,父母的尸体就在自己的脚下,他高高的站在面前,一个一个的将他们杀掉,却唯独将自己留了下来,原因很简单——自己是他的女儿。


     “六岁?”丁小雨有些震惊,究竟是什么经历让她变成这样。


     “恩,六岁!”默伤的声音有些颤抖。


     “对不起!”丁小雨有些后悔了。


     默伤摇摇头,静静的掏出钥匙将门打开。


     “等一下!”丁小雨突然叫住了默伤。


     “怎么了?”


     “里面……有异能行者!”连丁小雨自己都觉得奇怪,这个感觉就像是……修!可这个人又比修厉害好多。


     “我知道。”以默伤的战力指数,怎么可能会不知道,里面有异能行者呢。


     “那……你知道是谁吗?”丁小雨虽然对默伤有太多的问题,但是,却莫名的相信她。默伤点点头,继续开门。


     吱嘎——


     “默伤!你要急死我吗?”刚进门一个帅哥冲着默伤就大叫。


     “火焰,对不起!”默伤又低下头。


     “对不起?拜托!我要的是你道歉吗?默伤!你不想活了啊?”火焰扳过默伤的肩膀。


     “放开她!”一旁的丁小雨用他的左手将默伤拉了过来。


     好强的力量啊,这个人……是铁时空盟主的分身,难道他就是丁小雨?火焰盯着丁小雨看过来看过去。


     火焰?他就是火焰使者!那……默伤?下意识的,丁小雨握紧了右手,而另一只手则是抓紧默伤的手,默伤!我丁小雨不会放开你的!


     感到手中的力量,默伤的心里有了一股说不出来的幸福。


     “火焰!是……他让你来的吗?”默伤开口,打破了着尴尬的气氛。


     “不是!”火焰依旧盯着丁小雨,而丁小雨丝毫不认输,用他的杀人眼光瞪着火焰,把火焰看的毛毛的。


     “丁小雨!你怎么和灸舞一点也不像啊?”火焰换了个话题,不过,好像没有什么效果。


     “我是我,他是他!”唉!丁小雨和默伤还真配啊,都是一副别人欠他钱的样子。


     “火焰,你有事吗?”默伤实在受不了这种感觉。


     “没事!就是来看看你,顺便……”


     加密版传音入密……


     【“他……知道你跑到金时空了,不过……他好像没有什么动作!”


     “谢谢你!我会注意的!”


     “那就好,不过……如果你喜欢丁小雨,就离他远一点,你知道的,他不会让你和你喜欢的人在一起的!”


     “恩,我知道了!”】


     “好啦!我走了!拜拜!”火焰不忍的看了一眼默伤,就消失了……


     “默伤!你到底是谁?”火焰走后,丁小雨一脸严肃的问默伤。


     看来,还是要说了。


     “丁小雨,其实我是……”



“默伤,我的异能全名叫默颜浠雅•伤,是……时空之神的女儿。”默伤简单的说。


     时空之神的女儿?默伤的身世这么不可思议,怪不得断肠人……


     “默伤,你……为什么……”丁小雨不忍问出口,那天的默伤实在很伤感。


     “是要问我,为什么不会哭、不会笑吗?”默伤看着丁小雨的表情,已经知道他想问些什么了。


     “恩。”丁小雨点点头。


     “六岁那年,我和我的养父母在吃饭,可是……他来了……”


     “他?时空之神?”


     “恩,他一句话也没有说,一伸手就将我拽了过去,身后出现了很多人,很多很多,他们将手中的兵器对向爸妈他们,他说除了我,其余的人都要死!于是,他们就将爸妈都杀死了,他们就躺在我的脚下,他说,这是收留我的代价,叔叔阿姨他们赶来的时候,爸妈已经死了,他们向他冲了过去,说是要报仇,可是他手一挥,他们就死了,血溅满了我的脸,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一直在哭,一直哭,直到再也哭不出来了。”默伤低下头,眼里充满了无限的恐惧。


     “那后来呢?”丁小雨看着如此柔弱的默伤,心里竟有一丝想吻她的冲动。


     “后来?后来他将我带回时空夹缝,让我受魔鬼式的训练,十几年里,我几乎没有和他说过一句完整的话。只有火焰和炙焰偶尔来看看我。那天,我趁着他出去的时候,就逃了出来。”默伤的眼里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情感。


     “对不起,我不该问的。”丁小雨后悔了,后悔问她,后悔让她再一次重新经历她最害怕的事情。


     “没关系。”默伤冲他摇摇头。“天很晚了,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上课!”默伤走上楼,身后留下了一脸心事的丁小雨。


     默伤,原来,这就叫心痛啊,你确实很吸引我,我想……好好保护你,不让你再受到任何伤害,就像你的名字一样,莫伤,莫要悲伤,接下来的日子,我会让你很幸福的……


     丁小雨望着已经关上的门,暗自下定决心。


     翌日


     餐桌上,琳琅满目的早餐,默伤一个人在厨房忙活着。她想让丁小雨一早起来就可以吃到最好的早餐。


     “默伤!这些……都是你做的吗?”刚刚起来的丁小雨吃惊的问。


     “对!你……不喜欢吗?”默伤有点害怕。


     “没有,我很喜欢!”丁小雨看着默伤,我怎么会不喜欢呢,那是你做的啊!


     “那就快吃吧!”默伤拉着丁小雨坐了下来。在默伤期待的目光中,丁小雨将早餐吃得一干二净,说实话,丁小雨第一次吃到这么好的食物。


     大街上,一男一女并肩走着,两个人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纵然都是一张万年不变冰山脸……


     默伤,只要这样就好,静静的陪着你……


     丁小雨,好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就这样走下去……



顶哦,还没看够,又没了......


终极一班


     “good morning,同学们最近的好消息特别的多,除了我们默伤同学转来外呢,今天,还有一位老同学要来哦!”田欣神秘的说。


     传音入密……


     【“喂!你们说……是谁啊?”汪大东一脸兴奋。


     “不会是她吧?”雷克斯习惯的推了推眼镜。


     “应该是她吧!”丁小雨一脸沉重。


     “喂喂!那么说谁啊?”


     “自大狂!你没知识,也有点常识好不好!”王亚瑟白了汪大东一眼。


     “自恋狂,你也知道她是谁啊?”


     “废话!”王亚瑟不再管汪大东,而是望向丁小雨和雷克斯。


     “小雨、雷克斯,你们……”


     “我没事!”


     “我没事!”他们两个异口同声。】


     是她吗?她有决定了吗?丁小雨会不会……想到这里,默伤使劲的摇了摇头。我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默伤怎么了?为什么……她的表情有些感伤呢?难道她知道我们和她的事?丁小雨看着默伤,眼里尽是温柔。


     “我们欢迎……”


     “老师,不好意思,我不舒服,想先走!”默伤打断了田欣的话,因为她怕看到丁小雨见到她的表情。


     “这样啊!好吧,你就先休息一下吧!”田欣狐疑的回答。


     “我陪你!”默伤刚刚起身,丁小雨就站起来。


     “谢谢,不用了!”默伤看着他,眼里都是看不懂的神情。转身,默伤慢慢地走出去,看 到门口的女生,默伤的心沉了一下,她……真的回来了……


     啊?那个漂亮的女生是谁啊?不知道大东他们好不好?


     “我们欢迎安琪!!”田欣在讲台上高兴的说。可是台下静的像没有任何活的生物一样。


     “大家……不欢迎我吗?”安琪尴尬的说。


     “靠!你怎么又回来了!”煞姐拿出棒球棒。


     “喂!”汪大东瞪了煞姐一眼,煞姐立马就安分了。


     “安琪……你……回来了?”汪大东满脸通红,和刚才判若两人。


     “恩,大东,我好想你们啊!”安琪用她腻腻的声音说。


     “呵呵,安琪你随便坐吧!”田欣打破尴尬的气氛。


     “是,老师!”安琪直直的走到默伤的位子,刚要坐下……


     “不准坐!”丁小雨冷冷的阻止。


     “小雨!”安琪可怜巴巴的看着丁小雨。


     “那是默伤的位置,你、不、准、坐!”丁小雨送给了她一个杀人眼神。


     “小……雨……”安琪的声音有些哽咽。


     “安琪,你坐旁边吧。”田欣出来打圆场。安琪听话的坐在旁边。“丁小雨,你是怎么了?干嘛对安琪这么凶啊?”


     是啊,我为什么对安琪这么凶啊,只是因为她要坐默伤的位子吗?我……这是怎么了?


     “班导,我去找默伤。”丁小雨说完就走了出去。不顾田欣、汪大东、雷克斯他们迷惑的眼神。


     默伤?她是谁?刚才那个漂亮的女生吗?小雨似乎很关心她,小雨不是喜欢我吗,怎么会……安琪满肚子的疑问。她看了看身后的汪大东,大东,你应该还喜欢班导吧!雷克斯,对我,你应该也没感觉了吧!安琪又将目光转向丁小雨的位置,小雨……你……喜欢那个女生吗?我回来,到底对不对?



想对你说的 让他先说了


     从此只能猜测


     你流泪是因为快乐


     想要给你的 他先给你了


     从此只能负荷


     寂寞和爱本来能分割


     祝福你是我的保护色


     专心扮演朋友的角色


     在你们拥抱的那一刻


     我心一分为二


     欺骗你是我的保护色


     甘心做个爱情的弱者


     真爱不是就能逃的远远的


     等待是我自责


     路越走越曲折 不能回头了


     能伤害我的 都是我爱的


     还保护什么 还保护什么


     祝福你是我的保护色


     专心扮演朋友的角色


     在你们拥抱的那一刻


     我心一分为二


     欺骗你是我的保护色


     甘心做个爱情的弱者


     真爱不是就能逃的远远的


     等待是我自责


     爱你天责


     音乐教室里传来了优美的声音。丁小雨推开门,看见默伤正在弹钢琴。


     “默伤,你怎么知道这首曲子?”丁小雨挨着默伤坐了下来,语气中没有一丝不信任。


     “我是时空夹缝中的人。”


     “那……词是你填的吗?”


     “算是吧!”默伤又将手放回琴键上……


     “丁小雨,安琪……回来了?”默伤装作无所谓。


     “恩。”丁小雨看着默伤,看来她是知道我们和安琪之间的事的。“以后,叫我小雨就好!”


     “哦!那你叫我伤吧!”默伤的心里开心的呢。


     “好!伤,我们回去吧,大东他们该着急了!”


     “恩!”看来,安琪,还是要面对你啊。


     终极一班


     “你们终于回来了,你们知不知道大家有多担心啊!”田欣冲着默伤和丁小雨就是一顿臭骂。


     “对不起!”默伤低下头,害的田欣不好意思再说她了。“好啦,回去坐好吧!”丁小雨和默伤走到座位上。默伤瞟了安琪一眼,这个女生……很危险。


     传音入密……


     【“小雨,你们……干嘛了?”汪大东八卦的问。


     “没有!”


     “自大狂,你没事可以不要这么鸡婆吗?”王亚瑟放下书,无奈的看着汪大东。


     “同意!”雷克斯也赏了汪大东一个白眼。


     “你们……你们……我是关心兄弟好不好!”汪大东瞪大了眼。


     “大东,我们放学后去断肠人的摊子坐坐吧!”雷克斯提议。


     “好啊好啊!”汪大东差点跳起来。


     “伤,你去吗?”丁小雨看着默伤,眼里满是期待。


     “恩。”默伤点点头。


     “好,放学后,去找断肠人!”】除了汪大东这个白目以外,其余的人都察觉出丁小雨和默伤之间微妙的变化。


     安琪看着大家说悄悄话,可是自己却完全听不到,而默伤似乎可以知道他们的谈话,心里不免出现了些许醋意,只是这醋意有点太大了,让默伤察觉到……她有些恨自己。


     铃铃铃铃……


     “大东,你们要去哪啊?”看着要走的汪大东,安琪连忙跑了过去。


     “我们要去找断肠人,你去吗?”


     “好啊!”安琪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一路上,大家都各怀心事,没有一个人是真正开心的,当然除了汪大东……


     默伤:安琪,她到底想干什么?是冲着我吗?那一丝恨意,是我看错了吗?还是……她并不是像监视器里的那样单纯?


     丁小雨:为什么我觉得安琪有些不一样呢?是我多心了吗,可是,她对默伤似乎并不友善,我该相信谁啊?是默伤吗?还是……安琪?


     王亚瑟:现在越来越有意思了,这个像谜一样的女生,竟然喜欢丁小雨,这个多角恋真的越来越有看头了,反正我有五熊就好!


     雷克斯:安琪,你……变了吗?再次回来的你没有让我心动的感觉了,反而,你的眼中我看到了很深的妒意,是因为丁小雨吗?


     安琪:默伤,我是不会输的,既然我有本事可以让KO榜上的第二、第三、第四名高手互相残杀,我就有本事让你离开终极一班……



风雨断肠人


     “哇哇哇!今天这么多人啊!”断肠人一脸夸张。


     “断肠人,今天心情好,安琪又回来了!我们庆祝庆祝!”汪大东高兴的说。


     “大东!”腻腻的语气让默伤有点反胃。


     “回来……是对是错呢?”断肠人挑挑眉。“好啦,大家点些什么?”


     “断肠人,上次我没能尝到小雨做的药膳排骨,不如尝一下你的吧!”王亚瑟眯着眼。


     “好啊!断肠人,我们就一人一碗药膳排骨!”汪大东也赞成的点点头。


     “得饶人处且饶人啊!”断肠人一脸纠结。


     “这么快就认输啦!”


     “点了就别后悔!”


     “不后悔!”


     以下画面,大家尽情想象……


     “大东,他……没事吧?”安琪几乎靠在汪大东的身上。


     “安啦!”汪大东爱怜的看着安琪,而安琪却看向了默伤,似乎在炫耀,可默伤只惦记着她的排骨,根本没看安琪。


     “好啦,你们的药膳排骨!”断肠人转过身,一脸郁闷的将碗端到他们的面前。


     “断肠人,下次……可以用枇杷膏和颜料和在一起代替番茄酱。”默伤冷冷的说。


     “喂!你又不是要命的丁小雨,干嘛一语道破啊!”断肠人气鼓鼓的看着默伤。而大家都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除了丁小雨、默伤和安琪外。


     “断肠人,默伤可是女版的丁小雨,你还是少惹为妙啊!”空余,王亚瑟努力的挤出这句话。


     “走走走,我打烊了!”断肠人将汪大东他们轰了出去。


     “喂!断肠人……开个玩笑吗!”汪大东还在笑。


     “好啦好啦,我们去雷克斯的酒店玩玩怎么样?”王亚瑟提议。


     “好啊!小雨你们去吗?”汪大东仍然笑个不停。


     “伤,你去吗?”丁小雨望向了默伤,这让安琪有点不舒服。


     看着丁小雨的眼里有一丝疲倦,默伤有点心痛了,“不去了,我想回家。”


     “好吧!大东,你们去吧,我和默伤先走了!”丁小雨拉着默伤向他们的家走去……


     安琪也找了个理由走了,汪大东不免有些扫兴。


     “自恋狂,你们说,小雨干嘛要问默伤啊?”


     “自大狂……你真的是……”王亚瑟无奈到想撞墙。


     “大东,你还没看出来吗?”连雷克斯都怀疑,以前自己是怎么和汪大东交谈的。


     “看出什么?”


     “没事,我们走吧!”雷克斯和王亚瑟摇了摇头。



公寓


     “小雨,你先去洗个澡吧。我来做饭。”


     “好吧!”丁小雨高兴的答应了,这么久,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啊!说着,就走向浴室了。


     该做些什么呢?都怪我,如果不是我的话,小雨已经吃饱了。默伤在自责中,还想着,以后是不是该少说一些话。


     “伤,你做好了吗?”刚刚洗完澡的丁小雨只穿了一身运动衣,看起来像一个邻家大男孩,头发上的水滴使他更性感。


     “好啦,你来吃吧!”默伤将围裙解下,走到餐厅。


     “这么多啊!”丁小雨看着超多的食物,心痛的看着默伤,这些要做多久啊。


     “我不知道喜欢吃什么,所以做的多了点,如果你不喜欢,我可以重做的。”默伤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解释。


     “不是,我是觉得你会很累。”丁小雨看到默伤这个表情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真的吗?”默伤高兴的看着丁小雨,丁小雨点点头,默伤也有可爱的一面啊!


     “一起吃吧!”丁小雨将默伤拉过来坐下。


     两个人幸福的看着对方,这种感觉真的很和谐,虽然,他们的表情没有很多啦!


     终极一班


     “哎!又要考试了!”


     “天啊!人家不要啦!!”


     “……”


     “闭嘴!”汪大东大喊一声,班里迅速静了下来,“考试就考试,我们的目标可是考大学啊!”


     默伤和丁小雨默契的看了看对方,这个汪大东,他自己的成绩也很烂好不好,怎么这么轻松啊!


     传音入密……


     【“小雨,你和默伤进展怎么样了?”王亚瑟关心地问。


     “对啊,你和默伤怎么样了?”雷克斯的语气有点像是……看戏的样子。


     “什么怎么样?”丁小雨装糊涂,他还不想把关系挑明,因为他还不确定默伤的心。


     “对啊,什么怎么样啊?”汪大东疑惑的问,最近,怎么这么多的事情,都是自己不明白的啊?


     “自大狂!你……”


     “班导来了!”默伤适时的提醒了一句。小雨,你……还是喜欢安琪吗?】


     “大家都知道今天要考试吧!”田欣望了望愁眉苦脸的金宝三。


     “宝三啊!不要这个表情嘛,学习很好玩的嘛!”田欣苦口婆心的劝着金宝三。


     “班导说什么就是什么!”汪大东义正严词的,“班导考试吧!”


     田欣欣慰的看着汪大东,虽然还是爱打架,但……


     这些题……怎么这么简单啊!默伤看着试卷,有点不解,高三的题就这个水平吗?


     传音入密……


     【“自恋狂、小雨、雷克斯……你们……”


     “自恋狂,自己做!”王亚瑟严肃的回答。


     “大东,这次还是靠你自己吧!”雷克斯也拒绝了。


     “大东,雷克斯说得对!”丁小雨同情的说。


     “你们……不要这么绝情嘛!”汪大东有点撒娇的说。“默伤妹妹,你会帮我吧?”


     “不会!”】


     汪大东气呼呼的瞪着他们,哎!这次又要不及格了!


     汪大东猜得没错,果然,第二天……


     “这次的考试,全校第一在我们终极一班!”田欣兴奋的说。


     “是谁啊?雷克斯?”汪大东问。


     “不是,再猜!”


     “安琪?”


     “不是!”


     “小雨?”


     “不是!”


     “亚、瑟?”五熊看向王亚瑟。


     “也不是哎!”


     “老师~~到底是谁啊?”金宝三捏起嗓子说。


     “是……默伤!”田欣终于说了出来。“而且……还是满分哦!”


     “默伤妹妹,你真的好厉害哦!”金宝三靠了过来。


     “金——宝——三——”丁小雨递过去了一个杀人眼光。


     “sorry!”金宝三吞了口口水。


     “好啦好啦!我们班的第二呢是……雷克斯,我们终极一班的军师,第三是丁小雨,第四是黄安琪,亚瑟这次考的不好,是第五,第六名是蔡云涵,其余的……都不及格!!”说到这儿,田欣的脸又暗了下去。


     “班导,我们会努力的!”汪大东拍着胸口保证。


     “大东啊,全班就你考的最差,金宝三考得都比你好,你真的要好好努力啦!”田欣一脸无奈。


     什么?金宝三都比我考得好,我堂堂终极一班的老大汪大东竟然考不过KO榜上第一百不知道多少名的肉脚,传出去,我汪大东怎么做人啊!!!!


     默伤真的很厉害,可是我黄安琪不会认输的,等着吧,下一次我就是第一……



风雨断肠人


     “默伤,你真的太厉害了!”汪大东发出了第N声感叹。


     “谢谢!”


     “默伤,你就不会对大家笑一笑吗?”汪大东喝了口水。


     “不会!”


     “伤,我们回去吧!”丁小雨体贴的问。他知道,默伤又想起了令她害怕不愿面对的事了。


     “恩!”默伤点点头,任由丁小雨牵着手。


     “喂!自恋狂,小雨和默伤到底什么关系啊?”汪大东挠了挠头。


     “大东,你……真的看不出来吗?”雷克斯无奈地问。


     “看出什么啊?”


     “哦!汪大东小朋友,你的IQ不高,EQ也很低哎!”断肠人从桌底下钻出来。


     “断肠人……你什么意思啊?”汪大东举起拳头。


     “我说汪大东小朋友啊,不要这么暴力好不好,断肠人哥哥可是很害怕的!!”断肠人装作很害怕的抖。


     “断——肠——人!!”


     “好啦好啦,说正事吧!”雷克斯提醒。


     “正事?什么正事啊?”


     “自大狂,你觉得默伤……怎么样?”王亚瑟白了汪大东一眼。


     “默伤啊,长得蛮漂亮的,挺聪明的,除了很冷以外,似乎没有什么缺点!”


     “自大狂,不是这些啦!”王亚瑟无奈地说。


     “大东,亚瑟是想说……你觉得默伤,她到底是谁?”这时候就雷克斯可以受的了汪大东吧。


     “这话什么意思啊?”


     “默伤会传音入密,但是我和亚瑟却感觉不到她的战力指数,而且……”雷克斯欲言又止。


     “而且什么?”


     “而且……我让我爸查了默伤的背景!”王亚瑟接过话。


     “她的背景是什么?”


     “你爸没说,而且一脸很害怕的样子。”断肠人终于开口了。


     “对,我一提到默伤,我爸就……”


     “这个老土龙,还是这么胆小啊!!”断肠人一脸沉重。


     “断肠人,难道……你也知道默伤的身世?”雷克斯盯着断肠人。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断肠人叹了口气。“走的时候,记得帮我关灯!”说完就走了。


     “喂!断肠人……”汪大东大喊。


     “算了大东,断肠人有他的理由吧!”雷克斯拍拍汪大东的肩膀。


     “断肠人的神情和我爸的表情一样,看来……我们不可能平平静静的考上大学了!”王亚瑟的眼里也有些害怕的神情。


     “太好了!终于可以打架了!Party time!”


     “大东,默伤可以让断肠人和亚瑟的爸爸这么害怕,一定不是简单的角色,小心一点比较好!”雷克斯担心的说。


     “安啦!我看默伤没有恶意啊!”汪大东自我安慰。


     “不知是敌是友,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看来,明天该和小雨谈谈了……”王亚瑟望向天空,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过上普通人的生活啊?


     “也只有这样了!”雷克斯也看向了天空。


     “糟了!快十点了,我先走了!”汪大东骑上摩托车,就回家咯!


     “真羡慕大东啊!”雷克斯笑了笑。


     “是啊!永远都不在乎对手有多危险……好啦,我们也走吧!”王亚瑟也笑了笑。


     “走吧!”



终极一班


     “小雨呢?”一进教室,汪大东就找起人来。


     “大概在音乐教室吧?”蔡云涵说。


     “自大狂,你和雷克斯去找小雨吧,我要陪五熊!”王亚瑟宠溺的看了看一旁睡觉的爱人。


     “好吧,我们先走了!”雷克斯有点吃味的看着那一对璧人,什么时候,我真正的那个她才会出现啊?!


     “大东,你们要去哪啊?”安琪凑了过来。


     “安琪啊,我……我们要去找小雨啦!”汪大东挠挠头。


     “这样啊,我……也可以一起去吗?”安琪瞪着自己的眼睛,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人家去哪儿,你就要跟着,难道你不知道你自己很多余吗?”煞姐看着安琪的样子就不爽。


     “煞妹妹,够啦!”汪大东警告的说。


     “大东~~”煞姐咬着下嘴唇。


     “好啦,大东我们走吧,安琪,你就留在教室吧!”雷克斯的语气中没有一丝起伏。


     “知道了,你们小心哦!”安琪虚伪的关心。


     音乐教室


     “伤,你可以再给我弹一遍上次你弹得曲子吗?”丁小雨期待的看着默伤。


     “当然!”轻轻的抬起双手,一曲悲伤的旋律缓缓流出,伴着默伤干净的嗓音,让人的每个毛细孔都张开呼吸,伤感的字眼,忧愁的感情,被默伤演绎的淋漓尽致……


     “想对你说的 让他先说了


     从此只能猜测


     你流泪是因为快乐


     想要给你的 他先给你了


     从此只能负荷


     寂寞和爱本来能分割


     祝福你是我的保护色


     专心扮演朋友的角色


     在你们拥抱的那一刻


     我心一分为二


     欺骗你是我的保护色


     甘心做个爱情的弱者


     真爱不是就能逃的远远的


     等待是我自责”从来不知道,自己写的曲子这么好听,伤,谢谢你不再让我封闭自己。丁小雨望着默伤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了明显的弧度。


     “路越走越曲折 不能回头了


     能伤害我的 都是我爱的


     还保护什么 还保护什么


     祝福你是我的保护色


     专心扮演朋友的角色


     在你们拥抱的那一刻


     我心一分为二


     欺骗你是我的保护色


     甘心做个爱情的弱者


     真爱不是就能逃的远远的”似乎看到了小雨当初为安琪写这首歌的情景,两个人坐在树下,都闭着眼,用心去感受小雨弹得MC之歌,而我……只属于这首《保护色》,小雨,你要很幸福啊,这是我仅有的愿望……默伤看向闭着眼的丁小雨,心中蔓延一股苦涩。


     门外的两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泪珠,只是不曾察觉而已,雷克斯对汪大东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打扰这对情侣,汪大东也点点头,走向天台……


     天台


     “大东,我觉得……默伤应该更适合小雨!”雷克斯深吸一口气。


     “恩,我也这么觉得,默伤确实更适合小雨,SO,不管是谁都不能破坏他们!”汪大东瞪大了眼睛。


     “我们回去吧,该告诉亚瑟我们的决定了,我相信……音乐是不会骗人的,默伤的音乐充满了与世无争的气息。”雷克斯有点感性。


     “音乐?你以为你是修啊!”汪大东将手搭上雷克斯的肩膀,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向终极一班走去。


     一段感情的开始,是另一段感情的结束,也是另一段感情报复的开始,默伤和丁小雨的爱情注定不会顺利,注定有血的代价,血的牺牲……红色的一切,像默伤六岁时一样,只不过这次……



丁小雨二月三十号见≡KO.4╄→『转帖』丁小雨二月三十号见

 
 
编辑精选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